追随耶稣的足迹--纳匝肋

上智

 

 

 

 

 

1.  纳匝肋(Nazareth

 

赵建敏

 

 

纳匝肋的圣母领报大殿(图 1)    

 

  圣母领报大殿地下古迹(图 2)

 

月下的圣母领报大殿(图 3)      

 

  圣母领报大殿正面(图 4)

 

圣母领报大殿漂亮的穹顶(图 5) 

 

圣母领报大殿的中国式圣像(图 6)

 

 

 

       纳匝肋(Nazareth)的希伯来文意为小花盛开。可能由于山坡周围的田地间鲜花盛开而得名。

       纳匝肋西距地中海约四十公里,东到加里肋亚湖约二十五公里。《旧约》从未提及它,《新约》则有12次提及。从纳塔乃耳所言从纳匝肋还能出什么好事吗(若 146)来看,说明当时的人们对它也毫不关注。

       此小村庄因圣母玛利亚在此领报而名闻天下。

       据考古学者考证,公元四世纪时此地建有圣母领报教堂。阿拉伯人占领后,教堂被毁。十字军东征收复此地。后又为埃及伊斯兰教萨拉丁占领。

       1730年被赠予方济各会士,方济各会在原址再建教堂。

       1955年,因原教堂破旧不堪,方济各会将之拆除在原址另建了今日的圣母领报大殿。     此小村庄的信仰意义在于,第一,圣母玛利亚在此领受天使报告,完成了天主圣子降生成人的奥迹;第二,圣家自埃及回来后在此定居;第三,耶稣在自己的本乡没有受到欢迎;第四,耶稣在出外宣讲前在此隐居30年之久。

 

      

       《新约》共有12处提及纳匝肋:

       到了第六个月,天使加俾额尔奉天主差遣,往加里肋亚一座名叫纳匝肋的城去。(路 126

       梦中得到了指示后,便退避到加里肋亚境内,去住在一座名叫纳匝肋的城中。(玛 222-23

       若瑟因为是达味家族的人,也从加里肋亚纳匝肋城,上犹大名叫白冷的达味城去。(路 24

       他们按着上主的法律,行完了一切,便返回了加里肋亚,他们的本城纳匝肋。(路 239

       他就同他们下去,来到纳匝肋,属他们管辖。(路 251

       他来到了纳匝肋,自己曾受教养的地方。(路 416

       后又离开纳匝肋,来住在海边的葛法翁,即住在则布隆和纳斐塔里境内。(玛 413

       在那些日子里,耶稣由加里肋亚纳匝肋来,在约旦河里受了若翰的洗。(谷 19 斐理伯遇到纳塔乃耳,就向他说:梅瑟在法律上所记载,和先知们所预报的,我们找着了,就是若瑟的儿子,出身于纳匝肋的耶稣。(若 145

       纳塔乃耳便向他说:从纳匝肋还能出什么好事吗?斐理伯向他说:你来看一看吧!(若 146

       群众说:这是加里肋亚纳匝肋的先知耶稣。(玛 2111

       天主怎样以圣神和德能傅了纳匝肋的耶稣,使他巡行各处,施恩行善,治好一切受魔鬼压制的人,因为天主同他在一起。(宗 1038

 

 

       踏足这曾经鲜花盛开之地,首先的感觉是,这是一块儿福地!寰宇之内最为有福之地!

       谁会想到,天主父选择了这么一个无名小地来首先承接降生成人的天主子。

       细细想来,又觉得势所必然,理所应当。

       玛利亚的谢主曲恰当地表达了这种必然。我的灵魂颂扬上主,我的心神欢跃于天主,我的救主,因为他垂顾了他婢女的卑微,今后万世万代都要称我有福;因全能者在我身上行了大事,他的名字是圣的,他的仁慈世世代代于无穷世,赐于敬畏他的人。他伸出了手臂施展大能,驱散那些心高气傲的人。他从高座上推下权势者,却举扬了卑微贫困的人。”(路 1:46-52)

       天主不仅举扬卑微贫困的人,也高举弱小贫困之地,只要这人圣洁如玛利亚,只要这地鲜花盛开如纳匝肋。

       站在玛利亚的故居之上,仿佛又听到两千年前祈祷中,玛利亚的那句温柔却坚定的回应:看,上主的婢女,愿照你的话成就于我吧!(路 138)。

       这是一句由怀疑转而坚信的回应,是成就天主旨意的回应,是使圣子降生成为可能的回应,是体现玛利亚信德的回应。

       这一声回应,满全了以色列子民千百年来对默西亚的期盼,也揭示出玛利亚那坚而不移的信心。

       是谁第一个相信了耶稣天主子的身份?是玛利亚!

       在天使报告说,那要诞生的圣者,将称为天主的儿子(路 135)之时,玛利亚的这个回应是对耶稣就是默西亚天主子的明确宣认。

       此时的宣认,不仅比宗徒们看到耶稣步行海面而宣认你真是天主子(参阅 1422-33),比耶稣复活了的拉匝禄的姐妹马尔大宣认主,我信你是默西亚,天主子(参阅 1117-27),比纳塔乃尔因耶稣对他深刻洞悉而宣认辣彼!你是天主子,你是以色列的君王(若 146-49)都要早的多,而且显然需要更大更坚定的信德!

       圣母领报大殿的建设者们,显然聆听到了两千年前玛利亚这句温柔而坚定的回应,因此他们在大殿正面的墙上镌刻上了 “verbum caro factum est et habitavit in nobis”(圣言成了血肉,居住在我们中间)。

       玛利亚堪称我众信友的信德典范!

      

       以色列冬天的太阳落山比较早。

       我们驱车来到纳匝肋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太阳刚刚落山,一抹儿微红仍然远挂西边天际。

       太阳的余光仍然可以让我们清楚看到整座教堂的雄伟壮观神圣庄严。

       驱车进入纳匝肋,可以看到这座建于山坡上的世界名城。如今的纳匝肋自然今非昔比。昔日因之得名的山坡田间的烂漫鲜花已经被层层叠叠、高高矮矮的楼房挤压到街井楼巷、窗口门边,从而成了点缀和装饰。

       到达圣母领报大殿,匆忙地借着太阳的余光刚刚照完两张照片(图1),太阳就完全隐去了。太阳的隐没带给我们月下与灯光下的圣母领报大殿(图3,图4)。那是一种清凉、静谧、悠远的美!

       是啊,圣言成了血肉,居住在我们中间,不就是要在黑暗中让我们看到一道浩光吗!不就是复活节前夕我们高声咏唱的lumen Christi(基督之光)吗!

       没有光线,照相机根本无法成像。没有基督之光,人生也无法形成真正的人生。

       人生之路有两大关键点。

       其一是人生方向,方向不明则迷路难通。方向的尽端是死胡同,还是柳暗花明?基督之光告诉了我们答案!基督之光始终在前方引领着我们,光照着我们人生的方向。圣言是天父派遣来拯救人类进入永恒生命的,是打开人生终途的天堑,从而化天堑为通途的一把钥匙。因为天父是我们的原始和终结,来源和归宿。聆听圣言,跟随基督之光,获得终途的柳暗花明!

       其二是人生之路,路途坎坷需要支撑和扶持。常言道,人生不如意,十之有八九。行进在人生之路,基督之光时刻伴随着我们。当我们进入黑暗,基督之光为我们照亮路途;当我们遭遇困境,基督之光为我们指点迷津;当我们人生的照相机无法聚焦,基督之光使我们的人生能够成像!耶稣亲自告诉我们,那在黑暗中行走的,不知道往那里去。我身为光明,来到了世界上,使凡信我的,不留在黑暗中。(若 12:45-46)

       于是,黑暗中借助月光与灯光,我再次将照相机对焦到大殿正面:verbum caro factum est et habitavit in nobis(圣言成了血肉,居住在我们中间)那么的清晰可见!(图 4)

 

       成为血肉的圣言居住在我们中间。这是一种定居,而不是暂时的客居

       注目着大殿正面墙壁上这笔触沉稳强健入石的拉丁字,也深深体会到这种定居的意义。定居是要陪伴我们,与我们在一起直到终结,而不是暂时的逗留。

       月下圣母领报大殿(图 3)的穹顶与天际的明月相接,似乎在努力向上延伸,以期达到天际的永恒,却又稳稳地站立在我们面前,让我们感到无比的坚实和厚重。天地间的交融在月下的领报大殿上合为一身。

       于是想起耶稣复活后派遣宗徒们时所说我同你们天天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终结。(玛 2820 圣言定居式的居住首先是他的成为血肉,成为人。显然,这是最完美、最适合、最有效也最令人感动的定居

       此时的人似乎成了主角,以至于他的创造者亲自前来,与他居住在一起,生活在一起,让人们能真实地看到他,聆听他,感受他。的确,人在天主的整个救赎工程中就是主角,是天主首先要救赎的对象。

      

       立足于玛利亚的领报之地,同时也体会到,这也是耶稣的定居和生活之地。现今的与古代的人大多以出生地来区别并命名一个人。今日的各种表格都是要填写出生地的。按照这种传统和人之常情,耶稣似乎应该被称为白冷人。

       在耶稣时代,白冷远比纳匝肋有名气,旧约从未提及纳匝肋,却多次提及白冷,而且把白冷称为达味的城(路 24),先知也极为高看重视白冷城(玛 25-6)。然而,耶稣却依照自己的定居地被称为纳匝肋人耶稣

       纳匝肋是人类首先接受他为默西亚天主子的地方。虽然本乡之人并没有欢迎接纳他,但玛利亚在领报之时第一个宣认了耶稣的默西亚天主子身份。

       于是我想到,世界各民族、各邦国、各肤色、各地区的人,不论贫富贵贱、不论身处何地、不论地位身份,当你如同玛利亚一样宣认耶稣就是默西亚天主子时,耶稣就会与你同在,定居在你的心里。

       这种定居就是一种显而易见的临在:基督常与其教会同在,尤其临在于礼仪中。在弥撒圣祭中,他一方面临在于司祭之身,他曾在十字架上奉献自己,而今仍是他藉司铎的职务作奉献;另一方面,他更临在于圣体形象之内。他又以其德能临在于圣事内,因而无论是谁付洗,实为基督亲自付洗。他临在于自己的言语内,因而在教会内恭读圣经,实为基督亲自发言。最后,几时教会在祈祷歌颂,他也临在其间,正如他所许诺的:那里有两个或三个人,因我的名字聚在一起,我就在他们中间。(梵二文献,《礼仪宪章》,7节)

        当我们领受福音报告之时,当我们宣认耶稣就是默西亚天主子之时,耶稣基督就会居住在我们中间!

       伯多禄宣认耶稣就是默西亚天主子时(玛 1616-17),耶稣告诉他,开启他的不是血肉之人,而是在天之父。玛利亚领报时,天使告诉她,圣神要临于你,至高者的能力要庇荫你(路 135)。天父差遣圣神开启了玛利亚。玛利亚宣认了耶稣就是默西亚天主子。

       当我们真正领受了福音时,确然地,也是天父和圣神开启了我们,打开了我们的心神,让我们也能够如同玛利亚一样宣认,耶稣就是默西亚天主子!或许我们本乡的人并不认同,并不理解,但是宣认耶稣就是默西亚天主子,本身就是天父的一个恩赐,一个启示。于是,即便我们会被迫离开本乡,即便我们会被迫逃往异域,就让我们的宣认如同玛利亚一样,恒久坚定,永世不移,因为圣言成了血肉,居住在我们中间

 

       站在圣母领报与耶稣隐居的千年古迹前(图 2),注视着那抔黄土,任由思绪的时钟倒转回两千年前的那个小村庄。山花烂漫,炊烟袅袅,花香鸟语,人来人往。耶稣就是在这种环境和生活中默默无语地生活了30年之久!

       一份心动和灵动悠然而生!

       两千年后的今天,虽然山花不再,炊烟散尽,但却层楼林立,灯光闪烁,人声鼎沸。时间的钟表陡然拉伸成近7030年。依然默默无语的,还是那成了血肉,居住在我们中间的圣言!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不是圣言离开了我们,而是我们的耳鼓被高分贝的鼎沸的人声所充塞,是我们的双目被林立的层楼所遮蔽,被炫目的灯光所迷惑,于是我们听不到隐居在我们心中喃喃细语的圣言,看不到居住在我们中间的圣言的身影!

       祈祷吧,让天父开启我们的心神,如同开启了玛利亚,伯多禄一样!

       祈祷吧,让圣神也临于我们,庇佑我们,指引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