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随耶稣的足迹--侨居埃及

上智

 6. 侨居埃及

赵建敏

 

 

开罗悬空教堂(东正教),

建于古开罗城门楼之上,圣家曾逗留此处(图 1     

 

 

悬空教堂内景一角(图 2

   

悬空教堂内拜占庭时代的圣母画石柱(图 3    

 

 

 悬空教堂院内的马赛克(图 4

 

 

开罗西部的吉萨金字塔(图 5      

 

看到相机,抢入镜头的埃及小朋友(图 6   

 

 

     埃及之行的朝圣之地主要就是西乃山和开罗的悬空教堂了。悬空教堂建于古开罗的城门楼之上(图 1)。由于历史和地势的变迁,如今已经看不到古开罗的城门了。为了参观者的方便,教堂内的地板特意留下了一个十几厘米宽的缝隙,并用玻璃覆盖,人们可以由此缝隙窥看古开罗城门之一角。据认为,圣家侨居埃及时曾在此城门楼逗留过。后来,人们在城门楼之上建了教堂。很自然,教堂历经战火,毁而复建。

       教堂内景布置华丽蔚为壮观(图 2)。如今,最为古老的就是教堂内一个绘有拜占庭时代圣母像的石柱子(图 3)。圣母像色彩逼真,艳丽如昔,圆圆的脸庞,大大的眼睛,看上去天真无邪,纯洁美丽,安详泰然,虽然头戴短小皇冠,外饰光圈,却并不令人望而生畏,反而觉得可敬可亲,一瞥而永世难忘!

      

       《新约》中对圣家避难埃及的记述并不多,只在《玛窦福音》中有三节:

       看,上主的天使托梦显于若瑟说:起来,带着婴孩和他的母亲逃往埃及去,住在那里,直到我再通知你,因为黑落德即将寻找这婴孩,要把他杀掉。(玛 213

       若瑟便起来,星夜带了婴孩和他的母亲,退避到埃及去了。(玛 214

       留在那里,直到黑落德死去。这就应验了上主藉先知所说的话:我从埃及召回了我的儿子。(玛 215

 

       圣家究竟侨居埃及多少年?这是一个很难给予确切答复的问题。

       隐修士狄约尼削Dionysius Exiguus)(约470-550)本想以耶稣诞生那一年为元年来计算公历,但推算略有误差。经后代学者详细计算,认为耶稣应该诞生于公元前6-7年,黑落德为犹太王时。据学者推算,黑落德去世于公元前4年。再按照《玛窦福音》二章16节所述,黑落德将白冷两岁以下婴孩全部杀死一事,圣家逃往埃及应该在公元前4-5年。在黑落德死后,圣家才由埃及返回,但是否黑落德一死,圣家就马上返回了,或者又稍作逗留,我们无法猜测。单从时间上推算,圣家侨居埃及时间似乎不会过长。但究竟多长似乎很难推算。

       其实,圣家实际上在埃及侨居了多长时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由《玛窦福音》记载可以肯定两点儿:第一,圣家星夜逃往埃及以及居住埃及时,自己并不知道黑落德几时会死去,也不知道上主会在何时将自己召回。对圣家来说,这是一个不知道要侨居多长时间的异地生活!这是一个并不知道确切返回日期的侨居之旅!第二,上主的许诺非常清楚明确的是,有一天自己将被召回,再回到自己的故土家乡!

      

       无论避难埃及多久,这种侨居异国他乡的生活,自然也是艰辛无比,困难重重。

       埃及自古崇奉多神,相信来世,朝拜动物。玛利亚、若瑟因着对上主许诺的信心,来到这个与他们的信仰完全不同的地方。虽然侨居时间似乎不是很长,但毕竟人地生疏,又无亲友可以投靠,实在是一个前途未卜的避难之旅。若无决心完全听从上主旨意,全心依赖上主许诺的信德,即使侨居时间不是很长,但也必然难以应对。圣家的信德由此可见!

       有一点,值得庆幸。那就是圣家怀着一种希望!希望着,等待着上主召回他们的那一天!虽然他们不知道上主召回他们的确切日子,但他们确信,上主会在某一天将自己召回,再领他们回到自己的家乡故土。在这种希望与等待中,圣家在埃及居住下来,开始了他们的互爱互助的家庭生活。圣家的望德由此可见!

       圣家逃难之路上的鞍马劳顿,彼此互爱自然无需多言。侨居在举目无亲,人生生疏,异国他乡,他们最需要的恐怕就是彼此的团结互爱了!没有他们彼此之间的爱,羸弱的女子玛利亚,幼小的孩童耶稣,身为木匠的若瑟,一家人将无法应付侨居的艰辛生活!圣家的爱德也由此可见!

 

       人生在世,难道不也是一个侨居吗!

       我们来到一个我们从来没有生活过的地方!对我们而言,这个世界如同异国他乡。一切为我们都是生疏的。我们开始学习着如何生活,如何适应周围的环境,毫无经验地走过自己人生的每一个阶段。

       自出生之时起,我们的生命侨居之旅就是一个前途未卜的旅程。没有人确切知道自己的未来,没有人确切知道自己下一个生命阶段的故事。

       的确,自己究竟要在这个世界旅居多久,自己并不确定,也没有人能够确定!

      

       其实,我们实际上在此世侨居多久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由自我意识可以肯定两点儿:第一,我们来到此世,自己并不知道几时会离开。这是一个我们不知道会侨居多久的人生旅程!第二,我们清楚明确地知道,在某个不确定的一天自己会离开。可能我们会有意无意地忽略或忘记这个不确定的一天,然而潜意识总在提醒着我们。

      

       无论我们旅居此世多久,侨居此世的生活的艰辛需要自己去面对。

       于是,信仰成了我们的必须。上主(至上神)有一天会将我们召回。当然,上主也给了我们许诺。这许诺就是天主的话,天主的圣言。天主在古时,曾多次并以多种方式,借着先知对我们的祖先说过话;但在这末期内,衪借着自己的儿子对我们说了话。(希 11-2  就是天主的圣言。在起初已有圣言,圣言与天主同在,圣言就是天主。……。在他内有生命,这生命是人的光。(若 11-4

       因此,耶稣诚恳地向我们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听我的话,相信派遣我来者的,便有永生,不受审判,而且已出死入生。(若 524

       耶稣说:你们都要听我,且要明白。(谷 714

       这许诺是给予我们每一个人的,告诉我们人生之旅的目的和意义。它清楚明白,需要我们以信德来接受并坚信!

 

       于是,在此信德中,我们怀着一种希望!希望着上主召回我们的那一天,希望着回归天国家乡的那一天。我们确信,只要我们追随耶稣基督,我们就会出死入生,因为耶稣基督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 146) 在这种希望中,我们追随耶稣基督,等待那被召回的一天!

      

       当然,侨居此世,人类大家庭也需要彼此相爱,相互辅助。圣家侨居埃及的互爱成为我们人家大家庭互爱的榜样。人类大家庭的彼此相爱,既是人类生存的必需,也是追随耶稣,成为他门徒的标志和条件。我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你们该彼此相爱;如同我爱了你们,你们也该照样彼此相爱。如果你们之间彼此相亲相爱,世人因此就可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若 1334-35

      

       我们的人生在信德、望德和爱德中走向天主预许给我们的永恒的生命!

      

 

       不管是朝圣还是旅游,到了埃及,不看金字塔,就好像到了中国不看长城一样(图 5)。吉萨金字塔有三座最大而且保存的最完好。它们是埃及第四王朝的三位法郎胡夫Khufu、海夫拉(Khafra)和门卡乌拉(Menkaura)于公元前2600-公元前2500年建造的。胡夫金字塔高146.6m,底边长230.35m;海夫拉金字塔高143.5m,底边长215.25m;门卡乌拉金字塔高66.4m,底边长108.04m。最大的胡夫金字塔大约由200多万块儿巨石砌成,是一个几乎实心的巨石塔。

       脑海中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不知圣家侨居埃及时是否也来过吉萨金字塔!这当然无从考证了!也没有必要考证!

       然而,站在4500年前的历史的昨天,人的确显得非常渺小。

       历史的斑驳已经脱落了不少!人类的生命依然在持续!

       时间的脚步把人带到永恒的未来。

       时间是什么?不是史蒂芬霍金的《时间简史》!因为作者也将逝去!而是告诉我们:不要害怕!我是元始,我是终末,我是阿耳法敖默加,元始和终末。我要把生命的水白白地赐给口渴的人喝的那一位!(默 117216

 

       看到照相机,埃及的小朋友们都挤进镜头(图 6),也希望能上镜,照完了,还怕不保险,一再用英语吩咐,要save, save!  多么天真可爱的小朋友们!

       看到他们就想起两千年前侨居此地的小耶稣!

       也想起耶稣说过的话:谁若不像小孩子一样接受天主的国,决不能进去。(谷 1015父啊!天地的主宰!我称谢你,因为你将这些事瞒住了智慧和明达的人,而启示给小孩子。(玛 1125

       就让我们像小孩子一样接受天国的信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