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随耶稣的足迹----隐居纳匝肋

上智

7.隐居纳匝肋

赵建敏

 

 

纳匝肋街景(图 1                          

 

 

纳匝肋圣母领报大殿(图 2

 

 

纳匝肋圣母领报大殿内景(图 3

 

 

 

       关于纳匝肋基本情况,前文已经作过介绍。

       新约中有两段关于耶稣隐居纳匝肋的记述。一段来自《玛窦福音》:

 

       黑落德死后,看,上主的天使在埃及托梦显于若瑟,说:起来,带着孩子和他的母亲,往以色列地去,因为那些谋杀孩子性命的人死了。(玛 220

       他便起来,带了孩子和他的母亲,进了以色列地域;(玛 221

       但是一听说阿尔赫劳继他父亲黑落德作了犹太王,就害怕到那里去;梦中得到了指示后,便退避到加里肋亚境内,去住在一座名叫纳匝肋的城中,如此应验了先知们所说的话:他将称为纳匝肋人。(玛 222-23

 

       这段福音接续圣家逃往埃及的记述。在黑落德死后,上主实践了自己的许诺,召叫圣家返回故土家乡。因为他们害怕继承了王位的黑落德之子,随按照上主的指示退避到自己的本城纳匝肋。这也是为了应验先知的预言:他将称为纳匝肋人。

       依照玛窦的记述,耶稣开始宣讲前的经历顺序如下:纳匝肋玛利亚领报--前往白冷登记造册--耶稣诞生白冷--贤士来朝--逃往埃及--侨居埃及--奉召返回纳匝肋--隐居纳匝肋--耶稣约旦河受洗--旷野四十天--加里肋亚开始讲道。

 

       另一段来自《路加福音》:

 

       他们按着上主的法律,行完了一切,便返回了加里肋亚,他们的本城纳匝肋。

       孩子渐渐长大而强壮,充满智慧,天主的恩宠常在他身上。

       他的父母每年逾越节往耶路撒冷去。他到了十二岁时,他们又照节日的惯例上去了。过完了节日,他们回去的时候,孩童耶稣却留在耶路撒冷,他的父母并未发觉。他们只以为他在同行的人中间,遂走了一天的路程;以后就在亲戚和相识的人中寻找他。既找不着,便折回耶路撒冷找他。过了三天,才在圣殿里找到了他。他正坐在经师中,聆听他们,也询问他们。凡听见他的人,对他的智慧和对答,都惊奇不止。他们一看见他,便大为惊异,他的母亲就向他说:孩子,为什么你这样对待我们?看,你的父亲和我,一直痛苦的找你。耶稣对他们说:你们为什么找我?你们不知道我必须在我父亲那里吗?”但是,他们不明白他对他们所说的话。他就同他们下去,来到纳匝肋,属他们管辖。他的母亲把这一切默存在心中。耶稣在智慧和身量上,并在天主和人前的恩爱上,渐渐地增长。(路 239-52

 

       按照《路加福音》的记载,耶稣开始宣讲前的经历顺序如下:纳匝肋玛利亚领报探望表姐依撒伯尔--返回本城纳匝肋--前往白冷登记造册--耶稣诞生白冷--行取洁礼献耶稣于耶路撒冷圣殿--返回本城纳匝肋--十二岁再上耶路撒冷--再返回纳匝肋--耶稣约旦河受洗--旷野四十天--加里肋亚开始讲道。

 

       当然,无论宗徒玛窦还是宗徒弟子路加,他们对耶稣的见证只能始于耶稣的讲道。宗徒们由耶稣讲道开始认识并跟随他。然后将自己的见证写下来或者口头传递给自己的弟子如路加。

       耶稣开始讲道前的生活,他们只能由玛利亚或洗者若翰或若瑟或其他人的口中听来然后予以记录。圣史又根据自己著述的目的和阅读对象将耶稣讲道前的生活简略记载。于是我们看到了《玛窦福音》和《路加福音》对耶稣开始宣讲前经历记述的有同有异。

 

       由玛窦和路加的记载,我们只能大概推测,玛窦所记圣家逃往埃及以及由埃及返回纳匝肋,似乎应该在路加所记的,行取洁礼献耶稣于耶路撒冷圣殿和返回本城纳匝肋之间。也就是说,圣家是在按照梅瑟法律献耶稣于圣殿之后,由白冷逃往埃及,然后又奉召返回纳匝肋。或者也可能是在献耶稣于圣殿并返回本城纳匝肋后,由纳匝肋逃往埃及,然后又奉召返回纳匝肋。

       当然,这也只能是一种推测!

 

       无论上述推测是哪种,或者还有第三种,玛窦和路加两位圣史记载相同的地方之一是,耶稣在约旦河受洗前,曾较长时间隐居生活在纳匝肋。这种生活既是为应验先知的预言他将称为纳匝肋人(玛 223),又使得耶稣在智慧和身量上,并在天主和人前的恩爱上,渐渐地增长(路 252)。

 

       谈到隐居纳匝肋,自然想到教会初期旷野中的那些隐修士。

       圣安当(Antonio, 251-356)被视为埃及荒漠隐修者之父。此后还有埃及亚历山大里亚城的主教圣亚大纳修(Atanasio, 295-373),圣帕科米奥(Pacomio, 292-346),凯撒黎雅的主教圣大巴西略(Basilio il Grande, 330-379),拉丁教父圣热罗尼莫(Hieronimus347-420),圣本笃(Benedict of Nursia, 480-547),隐修士狄约尼削(Dionysius Exiguus)(约470-550)等。

       此后,还有一些著名隐修士。圣勃鲁诺(Bruno of Querfert, 974-1009)。他在法国建立了加都仙(Chartreuse)隐修院。会士们过着严格的隐修生活。圣罗伯特(Robert of Molesme, 1027-1111)在熙笃(Citeaux)另建隐修院。明谷的圣伯纳德(Bernard of Clairvaux, 1090-1153)等。

       另外,如十二世纪末在加尔默罗山创立的圣衣会,也是著名的隐修会。著名的圣女大德兰(Teresa of Avila, 1515-1582)圣十字若望(John of the Cross, 1542-1591)圣女小德兰(Thérèse de Lisieux, 1873-1897)、真福圣三丽莎(Elisabeth of the Trinity, 1880-1906)等都是此修会的隐修会士。

 

       他们追随隐居纳匝肋的耶稣,成为了耶稣基督的人,天主的人,圣人。显然地,这些人也都被视为智者,时代巨人,为天主所宠爱,为人所喜爱!

       这些智者和圣者终生隐修,成为激励我们效法耶稣的榜样。

 

       现代社会的发展,如同一列超高速前进的磁悬浮列车,而且没有遮风避雨的车篷。一路驶来,沿途兜起色彩斑斓的落叶,人们还没来得及细细欣赏,新的落叶已经落下,旧的已经被吹走。一路的风景,令人眼花缭乱,似乎看清了,又似乎没有看清,景致已经飞速后移。既兴奋又新奇的人们忙乱地想尽可能多地抓住每一片迷人的落叶。既左顾又右盼的人们也试图经验到路边每一处醉人的景致。再加上飞速列车不时的颠簸,人们时而发出惊喜的欢呼喊叫。

       现代社会异彩纷呈,螺旋前行。人们目不暇接,头昏眼花。

 

       现代人或许正需要如纳匝肋小山村一样的生活中的一隅,来静心反观自我,或多或少过点儿隐居的生活。

       隐居和蜗居当然不同!隐居是主动退避,蜗居是无奈盘桓。隐居是静心养性,蜗居是自成天地。隐居是为反省人生,蜗居是为逃避现实。

       在现代社会,要想找到一块儿如旷野隐修士所处的生活地带,也实在不易。既是找到了,现代的通讯设施也可以让你的周围充满嘈杂的讯息。

       耶稣在纳匝肋小村的隐居成为我们现代人生活的一种典范。身处村镇而能隐居,身居闹市而能自安。

      

       试着过一段时间的隐居生活吧!退隐到自己心灵的身处,去发现生活的真谛!

       放下从不放下的一切,返回从不返回的心灵。将一切的信息屏蔽,只向自己传递上天的爱意。

       吃几天斋戒的饮食,不是为减肥,而是为清理,清理身体,清理头绪。

       当几天聋哑的生客,不是因为厌烦听讲,而是为回归,回归到自己,回归到内心。

       过几天盲瞽的日子,不是要永远弃绝视频,而是为目明如电,为内视自己。

       读几天圣贤的著作,不是为丰富知识,而是为发现自己,找到生活的真谛。

       过几天独处的生活,不是要离开人群,而是要与主耶稣生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