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随耶稣的足迹--葛法翁

上智

 

13. 葛法翁

赵建敏

 

 

葛法翁遗址入口(图 1                         

 

葛法翁遗址(图 2

 

葛法翁遗址碾磨(图 3                       

 

葛法翁遗址残存石料(图 4

 

葛法翁遗址的残垣断壁(图 5               

 

葛法翁遗址(图 6

 

葛法翁遗址(图 7                          

 

葛法翁遗址(图 8

 

葛法翁遗址(图 9                      

                                         

葛法翁会堂遗址墙壁,最下层是耶稣时代会堂遗址,上层是第四世纪时的墙壁(图 10

 

葛法翁会堂遗迹(图 11                      

 

葛法翁会堂遗迹(图 12

 

葛法翁会堂遗迹(图 13                          

 

葛法翁会堂遗迹(图 14

 

葛法翁会堂遗迹(图 15                    

 

葛法翁会堂遗迹(图 16

 

葛法翁遗迹与伯多禄故居教堂一角(图 17   

 

葛法翁伯多禄故居上所建教堂(图 18

 

葛法翁伯多禄故居上所建教堂内景(图 19         

 

教堂之下的伯多禄故居(图 20

 

葛法翁遗址的伯多禄铜像(图 21

 

 

 

       葛法翁(Capernaum)意为纳鸿之村。地处加里肋亚海北部海边,靠近约旦河的入口处。此城在耶稣时代是一个商业重镇以及分封侯间的边界。因此,此城设有税关(玛 99)并且驻有罗马军队,由一位百夫长负责。由图3-9的遗迹残存仍然可以看到古时葛法翁的辉煌与繁荣。

       葛法翁是伯多禄及其兄弟安德肋的故乡。也是耶稣来往最多的一座城,因此被称为耶稣自己的城(玛 91)。

       耶稣在此城会堂中多次讲道(路 431;1724),显过许多奇迹(路 423),治好瘫子(谷 21)等。

       此城因为对耶稣福音充耳不闻,而受到耶稣的谴责(玛 1123)。

 

       如今我们看到的古葛法翁城遗迹长约一公里,宽约三百米,是第七世纪时的遗迹。1894年管理圣地的方济各会买下此城遗迹,并进行考古整理。

       按照考古研究,此城会堂遗迹(图 10-16)大约属于第三、四世纪时期的建筑,但很明显是建在原会堂地基之上的(图 10)。故此,如今的遗迹并非耶稣曾经讲道的会堂。

       会堂(Synagogue)的希腊文意思是集会。圣经上用来专指宗教性的敬礼和朝拜的集会,也指人们集会的场所。

       最初时代,以色列人民是在会幕中举行祭祀和朝拜雅威天主的。达味准备建材由撒罗满建成耶路撒冷圣殿后,以色列人民就只在耶路撒冷的圣殿举行对天主雅威的朝拜了。但是,在公元前587年,圣殿为巴比伦王所毁,以色列人民被虏往巴比伦。

       宗教虔诚的需要,使得被囚的以色列人民开始集会并兴建集会的场所会堂     以色列人由巴比伦返回后,虽然在公元前516年圣殿得以重建完工,但会堂的习俗却保留了下来。到公元70年圣殿被罗马军队彻底摧毁之后,会堂则成为以色列人民敬礼雅威天主的重要场所和精神象征。

 

      

       治好百夫长之仆

       《玛窦福音》:

       耶稣进了葛法翁,有一位百夫长来到他跟前,求他说:主!我的仆人瘫痪了,躺在家里,疼痛的很厉害。耶稣对他说:我去治好他。百夫长答说:主!我不堪当你到舍下来,你只要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会好的。因为我虽是属人权下的人,但是我也有士兵属我权下;我对这个说:你去,他就去;对另一个说:你来,他就来;对我的奴仆说:你作这个,他就作。耶稣听了,非常詑异,就对跟随的人说:我实在告诉你们:在以色列我从未遇见过一个人,有这样大的信心。我给你们说:将有许多人从东方和西方来,同亚巴郎、依撒格和雅各伯在天国里一起坐席;本国的子民,反要被驱逐到外边黑暗里;那里要有哀号和切齿。耶稣遂对百夫长说:你回去,就照你所信的,给你成就吧!仆人就在那时刻痊愈了。(玛 85-13

       《路加福音》:

       耶稣向民众讲完了这一切话以后,就进了葛法翁。有一个百夫长,他所喜爱的仆人害病要死。他听说过耶稣的事,就打发犹太人的几个长老往他那里去,求他来治好自己的仆人。他们到了耶稣那里,恳切求他说:他堪当你给他做这事,因为他爱护我们的民族,又给我们建筑了会堂。耶稣就同他们去了。当他离那家已不远时,百夫长打发朋友向他说:主啊!不必劳驾了!因为我当不起你到舍下来。为此,我也认为我不堪当亲自到你跟前来,只请你说一句话,我的仆人就必好了。因为我虽是受派在人权下的,但是,在我下也有士兵;我对这个说:你去!他就去;对那个说:你来!他就来;对我的奴仆说:你作这个!他就作。耶稣一听这些话,就佩服他,遂转身向跟随自己的群众说:我告诉你们:连在以色列,我也没有见过这样大的信德。被派去的人回到家中,见那仆人已痊愈了。(路 71-10

 

       两部福音对治好百夫长仆人之事的记载略有不同,但主要信息基本一致。

      

       葛法翁城的这位百夫长仁爱善良谦逊,既亲民众又爱仆人还很谦逊。作为罗马军队的统领,他为犹太人建筑了会堂。这个会堂应当就是耶稣多次讲道训诲人的会堂。

       考虑到当时罗马驻军统治葛法翁的现实以及那时主仆身份之差异的社会背景,百夫长的这种仁爱善良就显得尤为突出了。

       而且,依照当时的社会环境,军商重镇葛法翁的军队统领,能够如此谦逊地声称自己不堪当耶稣亲自前来,态度实在谦卑恭敬。

       百夫长亲民众爱仆人真谦逊的形象揭示出人性的根本:善者人之本。这也是中国古人所讲恻隐之心,仁之端也的翻版。

 

       人(《孟子·尽心下》言称仁也者,人也。)善则心谦,心谦则眼明,眼明则识真。

       人本性中的仁爱,善良,谦逊和诚朴是人性的根本,与本性中的私欲恰好相反。如果本性的私欲遮蔽了人性的这种品质,呈现的就是保禄宗徒所说的:本性私欲的作为是显而易见的:即淫乱、不洁、放荡、偶像、施行邪法、仇恨、竞争、嫉妒、忿怒、争吵、不睦、分党、妒恨、凶杀、醉酒、宴乐,以及与这些相类似的事。(迦 519-21)这种行为恰恰是相反圣神的。 依照保禄宗徒的理解,圣神的效果却是:仁爱、喜乐、平安、忍耐、良善、温和、忠信、柔和、节制:关于这样的事,并没有法律禁止。(迦 522-23

       当人的行为呈现为圣神的效果时,这人也必然为圣神所引导。保禄宗徒清楚地认识到:你们若随圣神的引导行事,就决不会去满足本性的私欲,因为本性的私欲相反圣神的引导,圣神的引导相反本性的私欲。(迦 516-17

       故此,我们必须承认,百夫长的这种仁爱善良谦逊,必然是为圣神所引导的。圣神开启人的心智,使人认识到天主的真理。于是,百夫长对耶稣能力的信德源于圣神,是圣神的功化。这源于圣神之功化的信德得到耶稣的赞赏:连在以色列,我也没有见过这样大的信德。

       百夫长是一个非以色列人的外邦人。外邦人对耶稣信德的这种表达在福音书中并不多见。

       虽然百夫长的信德得到耶稣的赞赏,但是,仅通过这两部福音书的记载,我们无法确定百夫长的信德,有如伯多禄等宗徒们的信德一样,是对耶稣就是默西亚天主子的信德。

       然而,我们完全可以确定,百夫长的信德是对耶稣无比大能的相信,是对耶稣所做那些事业(若 1411)的相信。对耶稣所做那些事业的相信,是导向对耶稣即是默西亚天主子信德的肇始(参阅 若 148-11)。

       于是,外邦人百夫长的这种信德得到耶稣的赞赏。

       于是,耶稣告诉以色列人:将有许多人从东方和西方来,同亚巴郎、依撒格和雅各伯在天国里一起坐席。

       于是,教会明确声称:原来那些非因自己的过失,而不知道基督的福音及其教会的人,却诚心寻求天主,并按照良心的指示,在天主圣宠的感召下,实行天主的圣意,他们是可以得到永生的。还有些人,非因自己的过失,尚未认识天主,却不无天主圣宠而勉力度着正直的生活,天主上智也不会使他们缺少为得救必需的助佑。在他们中所有的任何真善的成分,教会都视之为接受福音的准备。(《教会宪章》16节)

      

       害病要死的仆人因者主人的仁善和信德获得了痊愈。

       主人的仁善带来他对耶稣大能的相信,他坚强的信德又获得了耶稣的嘉许。耶稣告诉百夫长:你回去,就照你所信的,给你成就吧!

       我们相信的是什么?我们的信德程度如何?

       我们对他人有百夫长的这种仁善吗!我们相信天主可以治愈他人吗!

       人类是一个整体,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

       每一个人的仁善和信德都对他人产生影响,成为他人人性痊愈的契机。

       每一个族群的仁善和信德都对另外的族群产生影响,成为另外族群成全和发展的契机。

       全球化下的现代世界,人类彼此间的联系更加紧密,彼此间的影响更为显著和巨大。

       因此,我们需要如同百夫长似的,以仁善对待他人,以对主耶稣的信德为他人祈求恩惠。

       主耶稣会按照我们对他人的仁善来对待他人,会按照我们信心的大小来给予他人所需要的恩惠。

       耶稣会按照我们所相信的,给我们成就!

 

 

       治好伯多禄岳母

       《玛窦福音》:

       耶稣来到伯多禄家里,看见伯多禄的岳母躺着发烧,就摸了她的手,热症就从她身上退了。她便起来伺候他。到了晚上,人们给他送来了许多附魔的人,他一句话就驱逐了恶神;治好了一切有病的人。这样,就应验了那藉依撒依亚先知所说的话:他承受我们的脆弱,担荷了我们的疾病。(玛 814-17

       《马尔谷福音》:

       他一出会堂,就同雅各伯和若望来到了西满和安德肋的家里。那时,西满的岳母正躺着发烧;有人就向耶稣提起她来,耶稣上前去,握住她的手,扶起她来,热症遂即离开了她;她就伺候他们。(谷 129-31

       《路加福音》:

       他从会堂里出来,进了西满的家,西满的岳母正发高热,他们为她祈求耶稣。耶稣就走到她身边,叱退热症,热症就离开了她;她立刻起来服事他们。(路 438-39

 

       伯多禄和安德肋的家就在葛法翁会堂正面大约不到百步的距离(图 17)。方济各会在原伯多禄故居的地基之上建立了一座教堂(图 181920)。教堂建筑为八角形,外貌以青石色为主,由八根砥柱略微支起,凌空架于伯多禄故居遗迹之上,底部呈浅锅底形,中心即是伯多禄故居(图 20)。教堂屋顶内高外低,呈浅锅盖形,配以青褐色材质,与周围青石柱体完美搭配。由正门缘阶而上,进入教堂内,正面即是祭台,周圈全部为玻璃窗户,柱体、墙壁及地面均以浅黄白色石砖铺就。教堂中心由四围半米高铁栏杆保护,中间地面为透明玻璃,可以透过玻璃观看伯多禄故居内部(图 19)。

       教堂设计新颖典雅,简朴神圣。外观沉稳古朴,内饰淡雅清新。八柱支撑,教堂凌空,人们由外可观伯多禄故居外部。进入教堂,中间玻璃地面又可让人尽览伯多禄故居内部。实用与观瞻兼具,朝拜与凭吊同行。

       整座教堂,好像一个架在伯多禄故居之上的有锅盖的浅底八角圆形大锅!而且,乍看起来,大锅之下的伯多禄故居四围的矮墙遗迹及其中心的圆筒形遗迹,就好像锅底的烧柴灶!或许,设计者的理念就在于此:伯多禄的岳母被耶稣治好热症后,她立刻起来服事他们,为他们烧水做饭。也或许,设计者希望的是,伯多禄的福传热火能如同锅底的柴火一样,烧热教会的福传事业!

      

       如果我们进行深刻的自我反省,我们会发现,耶稣基督也曾经多次治愈我们的心身!在我们困苦的时日,耶稣基督用他的圣言安慰了我们忧苦的心灵;在我们为罪恶奴役的境况下,耶稣基督用他的圣事涤除了我们污秽的身心;在我们心烦意乱忧虑不安的时候,耶稣基督用他的体血带给了我们平安,使我们狂躁的热症消退;在我们身染恶疾无依无靠时,又是耶稣基督给予了我们身体的康复和心灵的依靠;当我们远离祈祷生活只关注物质享用的时候,又是耶稣基督的训导使我们重新焕发精神,回归到虔诚的生活;当我们看不到希望时,耶稣基督给予我们希望;当我们认不清人生方向时,耶稣基督为我们点燃了明灯;当我们的家庭失和时,我们向耶稣的祈祷为我们带来和睦平安;当我们因失去亲人而悲伤时,耶稣基督给了我们安慰。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耶稣基督对我们的治愈!或许是借着祈祷、或许是借着领受圣事、或许是借着聆听福音,我们被治愈了!

       受恩图报。如今,需要我们也立刻起来服事耶稣基督,服务教会!基督的福音需要我们身体力行地去传播!教会的信仰之火需要我们来添柴加薪!传播福音,服务教会,就是对治愈我们的耶稣基督的报恩!

 

 

       治好瘫子

       《玛窦福音》:

       耶稣上船过海,来到了自己的城。看,有人给他送来一个躺在床上的瘫子,耶稣一见他们的信心,就对瘫子说:孩子,你放心,你的罪赦了。经师中有几个人心里说:这人说了亵渎的话。耶稣看透他们的心意,说:你们为什么心里思念恶事呢?什么比较容易呢?是说:你的罪赦了,或是说:起来行走吧?为叫你们知道,人子在地上有赦罪的权柄──就对瘫子说:起来,拿起你的床,回家去吧!那人就起来,回家去了。群众见了,就都害怕起来,遂归光荣于天主,因他赐给了人们这样大的权柄。(玛 91-8

       《马尔谷福音》

       过了一些日子,耶稣又进了葛法翁,人听说他在家里,就聚来了许多人,以致连门前也不能再容纳,他就对他们讲道。那时,有人带着一个瘫子到他这里来,由四个人抬着;但因为人众多,不能送到他面前,就在耶稣所在之处,拆开了房顶;拆穿之后,把床缒下去,瘫子在上面躺着。耶稣一见他们的信心,就对瘫子说:孩子!你的罪赦了。那时,有几个经师坐在那里,心里忖度说:怎么这人这样说话呢?他说了亵渎的话;除了天主一个外,谁能赦罪呢?耶稣凭自己的神力,即刻认透了他们私自这样忖度,遂向他们说:你们心中为什么这样忖度呢?什么比较容易呢?是对瘫子说:你的罪赦了;还是说:起来,拿你的床走?但为叫你们知道:人子在地上有权柄赦罪──遂对瘫子说:我给你说:起来,拿你的床,回家去罢!那人遂起来,立刻拿起床,当着众人的面走出去了,以致众人大为惊愕,遂光荣天主说:我们从未见过这样的事!(谷 21-12

 

       耶稣走遍了全加里肋亚,在他们的会堂内施教,宣讲天国的福音,治好民间各种疾病,各种灾殃。(玛 423

       治愈各种疾病,各种灾殃,似乎也是耶稣宣讲天国福音的一部分。

       为获得对耶稣治愈疾病的确切认识,我们需要返回到犹太传统对疾病的认识。

       其实,东方传统中的农村地区,即便在今天仍然有这种身染恶疾被视为恶魔或鬼神附体,于是不去求医反而依赖巫婆的众多案例。古老的犹太传统与东方传统有很多相似之处。      犹太传统中,疾病有时被视为恶魔附体。例如,被恶魔附体成为哑巴和瞎子(玛 9321222)。一旦恶魔被驱逐,疾病随即痊愈。如此以来,治愈疾病或者被视为天主的大能或者是更强大恶魔的能力。耶稣治愈那个被恶魔附体从而又瞎又哑的人之后,犹太人有的认为那是达味之子,也就是天主子的能力,而有的则认为那是仗赖魔王贝耳则步的能力。(玛 1223-24 

       犹太传统中,疾病有时又被认为是雅威天主的惩罚。例如那个胎生的瞎子,就被耶稣的门徒认为要么是他自己,要么是他的父母犯罪招致的惩罚(若 91-3)。再如,如果以色列人民离弃上主,不遵守与上主订立的盟约,上主必用痨病、热病、疟疾、炎热、干旱、热风和霉烂打击你(申 2822)。

       犹太传统中,疾病有时也会被视为身犯罪过的证据。例如耶稣治好的那个病瘫三十八年的人,耶稣对他说看,你已痊愈了,不要再犯罪,免得你遭遇更不幸的事。(若 514

       相反而言,使人远离疾病就被视为天主的能力。你们事奉上主你们的天主,他必祝福你们的饼和水,使疾病远离你们。(出 2325上主必使一切疾病远离你(申 715) 使人获得治愈也是天主的能力。来,我们回到上主那里去,因为衪撕碎了我们,也必要治愈;衪打伤了我们,也必要包扎(欧 61

       犹太传统中,赦免罪过与治愈疾病也常常相连,而且被视为上主天主的能力。请向上主赞颂,请你不要忘记他的恩宠。是他赦免了你的各种愆尤,是他治愈了你的一切病苦,(咏 1032-3上主,求你怜悯我,求你治愈我,因为我得罪了你。(咏 415) 特别是赦免罪过,更是被视为只有天主才有的权能。梅瑟对上主说,现在只求你赦免他们的罪。(出 3232) 达味也曾呼吁上主赦免自己的罪过(撒下 2410)。

       在这个犹太传统中,那个经师才心里忖度说除了天主一个外,谁能赦罪呢。

 

       当然,疾病有时也仅仅被视为自然之事,既需要祈求天主获得痊愈以免失望,也需要请医生来诊治(德 3812),需要他人来看望照顾病患者(德 739),而且看话病患者被视为看护耶稣自己(玛 2536)。

       同时,有些疾病根本不能被视为罪过的惩罚。关于那个胎生的瞎子,耶稣明确告诉自己的门徒不是他犯了罪,也不是他的父母,相反这些疾病灾殃却是为叫天主的工程,在他身上显扬出来。(若 93 

 

       因此,耶稣治愈瘫子,明确告诉这位瘫子你的罪赦了,就是要彰显自己天主子的身份,就是要让人们知道,人子在地上有权柄赦罪

 

       仔细考量一下,人之疾病虽然不能说都是罪过的后果,但罪过的确会引发某些疾病。中医传统讲,大怒伤肝,愤怒的罪过会引发肝病的发生,据医学认为,暴怒还可导致吐血、腹泻、昏厥、突然失明或耳聋食多伤身,饕餮的罪过会带来三高的病症,于今的某些疾病确是吃出来的;忧虑伤脾,忧虑的罪过会引发脾胃的疾病,所以耶稣说你们不要为明天忧虑,因为明天有明天的忧虑:一天的苦足够一天受的了(玛 634);环境污染给人身体带来的伤害不言自明无需赘言;贪财无度带来对物质的无限滥用,从而使人类承受心身的备受煎熬,于是引发各种病灶;一味追求满足肉体的欲望引发的疾病更毋庸多言。

       这些当然不一而足!

      

 

       召玛窦为徒

       《玛窦福音》:

       耶稣从那里前行,看见一个人在税关那里坐着,名叫玛窦,对他说:跟随我!他就起来跟随了耶稣。当耶稣在屋里坐席时,有许多税吏和罪人也来同耶稣和他的门徒一起坐席。法利塞人看见,就对他的门徒说:你们的老师为什么同税吏和罪人一起进食呢?耶稣听见了,就说:不是健康的人须要医生,而是有病的人。你们去研究一下:我喜欢仁爱胜过祭献是什么意思;我不是来召义人,而是来召罪人。(玛 99-13

       《马尔谷福音》

       耶稣又出去,到了海边,群众都到他跟前,他便教训他们。当他前行时,看见阿耳斐的儿子肋未坐在税关上,便向他说:你跟随我罢!肋未就起来跟随了耶稣。当耶稣在肋未家中坐席的时候,有许多税吏和罪人,也与耶稣和他的门徒一起坐席,因为已有许多人跟随了他。法利塞党的经师看见耶稣与罪人和税吏一起吃饭,就对他的门徒说:怎么,他与罪人和税吏一起吃喝?耶稣听了,就对他们说:不是健康的人需要医生,而是有病的人;我不是来召义人,而是召罪人。(213-17

       《路加福音》

       此后,耶稣出去,看见一个税吏,名叫肋未,在税关那里坐着,便对他说:跟随我吧!他便舍弃一切,起来跟随了他。肋未在自己家中为他摆设了盛筵,有许多税吏和其它的人,与他们一同坐席。法利塞人和他们的经师就愤愤不平,对他的门徒说:你们为什么同罪人和税吏一起吃喝?”耶稣回答他们说:不是健康的人需要医生,而是有病的人。我不是来召叫义人,而是召叫罪人悔改。(路 527-32

 

       玛窦意为天主的恩赐,他是犹太人,又名肋未,阿尔斐的儿子,十二宗徒之一,《玛窦福音》的作者。据圣经学者考证,《玛窦福音》是最早写成的福音书,其原文为阿剌美文。原文已经失传。现存《玛窦福音》是公元70-90年间参考着《马尔谷福音》的希腊文译本。

       耶稣召叫玛窦之后,玛窦在家里款待耶稣,并一直追随主耶稣。相传,玛窦宗徒在埃塞俄比亚传教,几乎归化了整个国家,并在那里为主致命。他的遗骸现存意大利的萨雷诺(Salerno)

       前文已经说过,葛法翁住有罗马人军队并设有税关负责为罗马人收税。玛窦就是任职此税关的税吏,为罗马人服务征收赋税。税吏所收税款归入罗马帝国国库,但税吏可以按照规定从中抽取小部分税款归为己有,因此他们的收入应该是比较不错的。然而,更有税吏以工作之便多收税款中饱私囊。故此,洗者若翰告诫他们,除了规定的税额外,不要多征收(路 312-13)。

       鉴于税吏原是犹太人,却来帮助罗马人征收税款欺压本民族人,又常多收税款中饱私囊,因此很为犹太人所不耻,并被视为罪人,与外邦人和娼妓并列(玛 546910-1118172131-32)。

       然而,他们中也有听了耶稣的道理从而改过自新者。例如,税吏匝凯(路 191-10)。耶稣称赞这些改过自新的税吏的成义超过了那些不肯认罪悔改的法利塞人(路 189-14)。

      

       当耶稣在葛法翁多次宣讲时,想必玛窦已经聆听过耶稣的道理,而且对这道理肯定也心以为然。他不仅对耶稣的道理心悦诚服,更对耶稣对他的态度五体投地。

       于是,当耶稣对他说,来跟随我时,玛窦毫不迟疑地离开税关,决然地跟随了耶稣。

       耶稣对被视为罪人的玛窦的主动召叫,显然完全地感动了他。以玛窦当时的身份和处境而言,他显然被众多犹太人不耻、不理、不睬,被他们所鄙视,遭受了很多白眼儿,甚至没有犹太人愿意跟他同桌进食。然而,主耶稣却主动对他发出了召叫,而且不顾那些自封为义人的法利塞人的反对,来到他的家里与他同餐同饮。

       的确,耶稣要人去研究的我喜欢仁爱胜过祭献,也需要我们去研究。

       仁爱胜过一切!因为天主是爱(若一,48

       罪过与罪人需要区别对待。对罪过的痛恨与谴责,不应等同于对罪人的态度。混淆两者根本不利于罪人的悔改。

       世俗的偏见与成见常常令我们无所适从,于是忘记了耶稣显示给我们的那份仁爱,忽略了去施行这份仁爱。

       耶稣在此给我们的榜样就是:对罪人真心诚意地付出仁爱;不必顾忌世俗偏见地施行仁爱。

 

       玛窦的深受感动和毅然决然也值得我们效法。

       当我们恭读圣经,聆听圣言时,我们常会有一份感动。

       当我们领受圣事,接受帮助时,我们常会有一份感动。

       感动之余呢?

       我们是否也会如同玛窦一样,毅然决然地舍弃一切呢?

       我们是否也会如同玛窦一样,决心绝意地跟随耶稣呢?

       我们是否也会如同玛窦一样,慷慨大方地在心房内款留耶稣呢?

       我们是否也会如同玛窦一样,放下不错的工作,稳定的收入去传扬耶稣的福音呢?

      

 

       缴纳殿税

       《玛窦福音》:

       他们来到葛法翁时,收殿税的人来到伯多禄跟前说:你们的师傅不纳殿税吗?”伯多禄说:自然纳的。他一进到屋里,耶稣就先对他说:西满!你以为怎样?地上的君王向谁征收关税或丁税呢?向自己的儿子,或是向外人?”伯多禄说:向外人。耶稣对他说:所以儿子是免税的了。但是,为避免使他们疑怪,你往海边去垂钓,拿钓上来的第一条鱼,开了它的口,就会找到一块斯塔特。拿去交给他们,当作我和你的殿税。(玛 1724-27

 

       殿税是用来维持圣殿敬礼费用的。大概起源于以色列人辗转旷野前往预许福地的途中,用来修建会幕。犹太人充军巴比伦返回后,每个人有责任缴纳殿税,以重建圣殿。到耶稣时代,缴纳殿税的规定已经形成制度。不论身居圣地或是散居外方,凡年满21岁的犹太男人(妇女和奴仆除外)都应该缴纳殿税。殿税额度是每年半个斯塔特。而且,缴纳殿税的钱币不得用外方人的钱币,必须用犹太人自己的钱币。故此,在圣殿门口有了兑换钱币的钱庄(玛 2112)。殿税可以来耶路撒冷的圣殿缴纳,也可以在专人于固定月份外出收取时缴纳。

       耶稣身为默西亚天主子,自然无需缴纳用于圣殿敬礼费用的殿税。

       此段福音的记述中,耶稣用与伯多禄的对话和鱼口获得斯塔特的奇迹揭示出自己天主子的身份。在与伯多禄的对话中,耶稣明确清晰地告诉人们,他自己就是天主子,是人们用殿税敬礼的天主的儿子。

       然而,当时听到如此清晰明确信息的人,究竟有几人接纳了耶稣天主子的身份?或者,又有多少人充耳不闻这明确的声明?

       的确,圣言的信息有时是如此的清晰明确,或在耳鼓,或在心灵。但我们的双耳充塞着世俗烦躁的杂音,令我们听而不闻;我们的心灵为俗世的私欲所淹没,使我们的心灵无法点化。这正是耶稣所感叹的:他们听,却听不见,也不了解。(玛 1313

       鱼口寻获斯塔特的奇迹,也在告诉人们,偌大的加里肋亚湖,却有一条鱼口含需要缴纳的殿税。这奇迹貌似偶然却是必然!因为天主是宇宙万物的掌管者。

       然而,当时有几人从这偶然中看到了天主的运作?又有几人对此视而不见,匆忙离去,没有接纳耶稣天主子的身份?

       的确,大自然的奇妙中,生活的偶然中,其实都揭示着某种奇迹性的必然。这必然就是在向人们启示着天主的伟大与奥秘。

       天主的启示有时也是如此的清晰可见,只要我们睁开慧眼,就可以从大自然和生活中看到天主的足迹!正如牛顿所说:在望远镜的末端,我看到天主经过。

       可是,我们的双眼却为物质的表象遮蔽,我们的理性却被生活的偶然纠缠。这令我们无法看透表象找到实质,无法让理性由偶然推向必然,从而看到那背后的天主的大能与运作。所以耶稣感叹到:他们看,却看不见。(玛 1313

      

       此时,我们看到的是耶稣基督那仁爱之心。

       虽然他用确定的语言和清楚的奇迹向人们揭示了他天主子的身份,但是人们仍然没有认识他,接纳他。为避免使他们疑怪,他要伯多禄缴纳了殿税!

       其实,语言表达已够明确,奇迹显示已够清楚,可是,充耳不闻,视而不见的人们仍然没有认识接纳耶稣!他们仍然把他视为一个单纯的犹太人,没有如同伯多禄等门徒似的接纳他为默西亚天主的儿子。

       的确,他们的心还是迟钝(谷 652),而且竟是这般迟钝(路 2425)!

       没有责怪,更没有责罚,耶稣仅仅为避免使他们疑怪,要伯多禄去缴纳了殿税。

       宽容仁爱之心使耶稣善尽了本无义务的责任!

      

       信仰生活中的我们,有许多当尽的责任却还没有善尽,更有许多爱德的工作还没有完成。

       请听保禄宗徒的教导:对信德软弱的人,你们该容纳,不要为意见而争论。有人以为什么都可吃,但那软弱的人只吃蔬菜。那吃的,不要轻视不吃的;不吃的,也不要判断吃的,因为天主已接纳了他。(罗 141-3

       大宗徒不仅如此教导,也如此而行:对软弱的人,我就成为软弱的,为赢得那软弱的人;对一切人,我就成为一切,为的是总要救些人。(格前 922

       于是,我们也体会到保禄宗徒的心情:谁软弱,我不软弱呢?谁跌倒,我不心焦呢?(格后 1129

 

       这就是耶稣基督的真精神!

       这就是宗徒弟子的真精神!

       这就是教会团体的真精神!

       这就是你我教友的真精神!

 

 

       会堂驱魔

       《马尔谷福音》:

       他们进了葛法翁;一到安息日,耶稣就进入会堂教训人。人都惊奇他的教训,因为他教训他们正象有权威似的,不像经师们一样。当时,在他们的会堂里,正有一个附邪魔的人,他喊叫说:纳匝肋人耶稣!我们与你有什么相干?你竟来毁灭我们!我知道你是谁,你是天主的圣者。耶稣叱责他说:不要作声!从他身上出去!邪魔使那人拘挛了一阵,大喊一声,就从他身上出去了。众人大为惊愕,以致彼此询问说:这是怎么一回事?这是新的教训,并具有权威;他连给邪魔出命,邪魔也听从他。他的声誉遂即传遍了加里肋亚附近各处。(谷 121-28

       《路加福音》:

       耶稣下到加里肋亚的葛法翁城,就在安息日教训人。人都十分惊奇他的教训,因为他的话具有一种权威。在会堂里有一个附着邪魔恶鬼的人,他大声喊叫说:啊!纳匝肋人耶稣,我们与你有什么相干?你来毁灭我们吗?我知道你是谁:是天主的圣者。耶稣叱责他说:不要作声,从这人身上出去!魔鬼把那人摔倒在人中间,便从他身上出去了,丝豪没有伤害他。遂有一种惊骇笼罩了众人,他们彼此谈论说:这是什么事?他用权柄和能力命令邪魔,而他们竟出去了!他的名声便传遍了附近各地。(路 431-37

 

       无论西方还是东方,许多古老的文化传统中都有附魔驱魔的事情和记载。即便在今天的中国一些地区,仍然有这些事情存在。而且,一些宗教还有专门的驱魔打鬼仪式。

       当然,也有些人认为,根本没有恶魔附体之事,而是一些如歇斯底里之症状的疾病,是某种精神性疾病。

       天主教传统既承认有附魔的特殊案例,可以请神职人员举行驱魔仪式,又认为不得随意将某些案例视为附魔,需要有确证是附魔而非某种疾病,方可邀请德高望重的神职人员为之驱魔。

 

       在葛法翁驱魔事件上,耶稣被视为天主的圣者

       在犹太旧约传统中,圣者可以指为上主所拣选的,圣德卓著,功勋超绝的人。例如,上主拣选谁,谁就是圣者。(户 167天主又提拔了一位与梅瑟相似的圣者。(德 457即凡录在耶路撒冷的生命册上的,都必将称为圣者。(依 43) 先知厄里叟也被视为圣者。(列下 49圣者也用来指上主本身,指称上主时,也称呼为至圣者以色列的圣者。例如,为我是上主,你的天主;以色列的圣者,你的救主(依 433我是上主,你们的圣者,以色列的造主,你们的君王。(依 4315我是天主而不是人,是在你中间的圣者。(欧 119认识至圣者就是睿智(箴 910)。 这位圣者常常讲话,并教训以色列子民。上主,你们的救主,以色列的圣者这样说:(依 4817上主,以色列的救主和圣者,......这样说:(依 497

       在新约传统中,圣者一词也延续了旧约的用法。那些为上主所拣选,跟随了耶稣基督的人都被称为圣者。保禄宗徒在为自己辩护时承认曾把许多圣者关在监里(宗 2610)。这些圣者为天主所拣选,所喜爱,且品德高尚:你们该如天主所拣选的,所爱的圣者,穿上怜悯的心肠、仁慈、谦卑、良善和含忍。(哥 312 这些圣者要同上主一起审判世界:看,主带着他千万的圣者降来。(犹 114:参阅 得前 313 同样地,圣者也被视为就是上主天主。伯多禄宗徒吁请基督徒要像那召叫你们的圣者一样,在一切生活上是圣的(伯前 115

 

       由福音书关于葛法翁驱魔的两段记载,我们可以看出来,天主的圣者所指似乎是指上主本身。这既可以从耶稣的教训所具有的权威看出来,也可以从尚未相信耶稣就是天主子的群众对耶稣之权威和能力的疑问看出来。

 

       耶稣的话具有一种权威,而且不像经师们一样

       福音书作者对葛法翁驱魔的记述,其中心和重点并不是驱魔,而是要人们真正理解耶稣的,因为这话具有一种权威,不同于犹太传统的经师们的话,这是新的教训并具有权威。这新且具有权威的耶稣的不是在驱魔时展现出来的,而是在葛法翁会堂教训人的时候展现出来的。换言之,是在驱除邪魔恶鬼前就已经展现出来了。而此后对邪魔恶鬼的发命以及邪魔恶鬼的被驱逐只是为这教训,为这新而具有权威的耶稣的提供了一项佐证。

       可见,福音书作者的这两段记载,其目的是要人聆听和接受耶稣这新而具有权威的,因为这与天主同在,这就是天主。(参阅若 11

 

       仔细恭读,深刻默想这两段记载,我们会看出,这里的邪魔恶鬼其实并没有特别妖异怪诞之处。他们的表现形式就是大喊大叫,在会堂中大喊大叫,对这新而具有权威的教训大喊大叫。于是,耶稣告诉这大喊大叫的邪魔恶鬼说:不要作声

       的确,当人面对新而具有权威的耶稣的的时候,人所需要的不是大喊大叫,而是默然无声地来聆听!面对耶稣的,人需要的是静心聆听,而非心躁神浮,大喊大叫!

       不要作声!在这无声无息中,人就能认识到耶稣的多么具有权威,多么新而有力,多么不同于世俗的教训!因为,这就是真理,天主的话就是真理(若 1717)。

       真理具有无上的权威,真理是万古长新的,真理必会使你们获得自由(若 832),人会因真理而被祝圣(若 1719),真理就是,是就说是,非就说非,其它多余的便是出于邪恶(玛 537)。

       真理是圣神的工程,因为当那一位真理之神来时,他要把你们引入一切真理(若 1613)。于是,人在圣神内结出圣者的果实:仁爱、喜乐、平安、忍耐、良善、温和、忠信、柔和、节制。(迦 522-23

      

       人的心神不安,主观臆断,大喊大叫让人无法接受耶稣的,不能认识真理!那种大喊大叫其实就是对耶稣的的徒劳反抗,就是对新而具有权威的教训的最后挣扎,就是对真理的恶意抵抗,就是对真理的自我封闭。

       教宗本笃十六对真理的总结告诉了我们如何接受耶稣那新而具有权威的真理既使人摆脱主观意见及个人感受,使他们能超越文化及历史的局限,使大家一起评估事物的价值及真义。真理使人的理性开放,并在爱的语言(logos)中团结:这就是基督徒对爱的宣讲及见证。(《在真理中实践爱德》,4节)。

 

 

       葛法翁的对话

       《马尔谷福音》:

       他们来到葛法翁,进到家里,耶稣问他们说:你们在路上争论了什么?他们都默不作声,因为他们在路上彼此争论谁最大。耶稣坐下,叫过那十二人来,给他们说:谁若想做第一个,他就得做众人中最末的一个,并要做众人的仆役。遂领过一个小孩子来,放在门徒中间,抱起他来,给他们说:谁若因我的名字,收留一个这样的小孩子,就是收留我;谁若收留我,并不是收留我,而是收留那派遣我来的。若望向耶稣说:师傅!我们见过一个人,他因你的名字驱魔,我们禁止了他,因为他不跟从我们。耶稣说:不要禁止他,因为没有任何人,以我的名字行了奇迹,就会立刻诽谤我的,因为谁不反对我们,就是倾向我们。(谷 933-40

 

       葛法翁在当时是一个重要的商业城镇,非常繁华而富裕。这由遗迹的残石碎瓦也是不难看出来的。既然葛法翁被称为耶稣自己的城(玛 91),他自然与其门徒多次进出或居住在这里了。

       圣史所记载的这段在葛法翁的对话显然是一种就地取材的教训。以生活中常见事物借喻取譬来教训门徒,是耶稣让门徒理解他的教导的常用方法。

      

       葛法翁非但因其商业功能而繁华富裕,同时,它也是那个时代分封侯之间的边界关隘,因而也设有税关。随耶稣多次进出或居住葛法翁的门徒,耳濡目染,身临其界,目之所见是它的辉煌灿烂,楼宇金石,就其彼时的繁华富裕而论恐怕不亚于今日的任何现代商业城市,耳之所闻是分封侯间的权力威望,争强斗势,这种情势也肯定不亚于今日的任何现代权力中心的所作所为。

       跟随耶稣的门徒们,最初认为耶稣的大能或者他的默西亚身份就是要如同达味王一样复兴并重建以色列王国。载伯德儿子的母亲向耶稣的叩求就是最显明的佐证。她向耶稣说:你叫我的这两个儿子,在你王国内,一个坐在你的右边,一个坐在你的左边。(玛 2021 门徒们最初所理解的耶稣就是要在此世重建以色列王国的达味式的君王。其实,犹太人也是这样来理解耶稣的,而且以此为理由向罗马总督控告了耶稣。当然,耶稣的回答明确清楚:我的国不属于这世界;假使我的国属于这世界,我的臣民早已反抗了,使我不至于被交给犹太人;但是我的国不是这世界的。(若 1836

       然而,在葛法翁的眼见耳闻使尚未完全理解耶稣真正身份的门徒们开始争论起他们之间的权力大小来。显然,在葛法翁眼见的繁华富裕,耳听的争权斗势,激发了门徒们跟随耶稣重建以色列地上王国的期盼和野心。他们的争论或许正如载伯德儿子的母亲所祈求的,是在那个重建的王国自己所占据的地位和所拥有的权力。但是,耶稣却告诉自己的门徒,在他的王国里,人是要做仆役的,在他的王国里,人是要照顾弱小者的。耶稣的国度是完全不同于如葛法翁似的世间国度的。世俗的国度里,人追求权力、地位、富裕、受人服侍,基督的国度里,谁若自谦自卑如同这一个小孩,这人就是天国中最大的(玛 184),而且,你们若不变成如同小孩一样,你们决不能进天国(玛 183

       其实,若望宗徒与耶稣的对话也应该是在这个背景之下的,而且与其他门徒的争论相关联。若望因为那个人并不跟随耶稣,不是跟他们一伙儿的,却擅自使用耶稣之名,从而出面制止了他。如果从一个争权斗势的帮派或政治团体的角度来看,若望的做法显然既符合当时流行的观念,又在为王国的建立设定权力边界。然而,耶稣却对若望的做法给予了明确的纠正。耶稣对若望的答复就在告诉门徒们,耶稣的名号是向所有人开放的,每一个人只要不反对耶稣的名号,只要信仰这个名号,就可以借着这个名号获得奇迹,得到治愈!耶稣的王国不属于这世界,他只是用他的名号,用他的血,从各支派、各异语、各民族、各邦国中,把人赎来归于天主。(默 59

      

       在如此繁华富裕的葛法翁商业重镇,在如此争权斗势的葛法翁边界城市,耶稣再此向门徒们揭示出天国的真义!

 

 

       生命之粮

       《若望福音》:

       当群众一发觉耶稣和他的门徒都不在那里时,他们便上了那些小船,往葛法翁找耶稣去了。当群众在海对岸找着他时,就对他说:“辣彼,你什么时候到了这里?

       耶稣回答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你们寻找我,并不是因为看到了神迹,而是因为吃饼吃饱了。你们不要为那可损坏的食粮劳碌,而要为那存留到永生的食粮劳碌,即人子所要赐给你们的,因为他是天主圣父所印证的。他们问说:“我们该做什么,才算做天主的事业呢?耶稣回答说:“天主要你们所做的事业,就是要你们信从他所派遣来的。他们又说:“那么,你行什么神迹给我们看,好叫我们信服你呢?你要行什么事呢?我们的祖先在旷野里吃过玛纳,正如经上所记载的:他从天上赐给了他们食物吃。于是耶稣向他们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并不是梅瑟赐给了你们那从天上来的食粮,而是我父现今赐给你们从天上来的真正的食粮,因为天主的食粮,是那由天降下,并赐给世界生命的。他们便说:“主!你就把这样的食粮常常赐给我们罢!耶稣回答说:我就是生命的食粮;到我这里来的,永不会饥饿;信从我的,总不会渴。但是,我向你们说过:你们看见了我,仍然不信。凡父交给我的,必到我这里来;而到我这里来的,我必不把他拋弃于外,因为我从天降下,不是为执行我的旨意,而是为执行派遣我来者的旨意。派遣我来者的旨意就是:凡他交给我的,叫我连一个也不失掉,而且在末日还要使他复活,因为这是我父的旨意:凡看见子,并信从子的,必获得永生;并且在末日,我要使他复活。

       犹太人遂对耶稣窃窃私议,因为他说: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的食粮。他们说:这人不是若瑟的儿子耶稣么?他的父亲和母亲,我们岂不是都认识么?怎么他竟说:我是从天上降下来的呢?耶稣回答说:“你们不要彼此窃窃私议!凡不是派遣我的父所吸引的人,谁也不能到我这里来,而我在末日要叫他复活。在先知书上记载:‘众人都要蒙天主的训诲。凡由父听教而学习的,必到我这里来。这不是说有人看见过父,只有那从天主来的,才看见过父。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信从的人,必得永生。我是生命的食粮。你们的祖先在旷野中吃过玛纳,却死了;这是从天上降下来的食粮,谁吃了,就不死。我是从天上降下的生活的食粮;谁若吃了这食粮,必要生活直到永远。”“我所要赐给的食粮,就是我的肉,是为世界的生命而赐给的。因此,犹太人彼此争论说:“这人怎能把他的肉,赐给我们吃呢?耶稣向他们说: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他的血,在你们内,便没有生命。谁吃我的肉,并喝我的血,必得永生,在末日,我且要叫他复活,因为我的肉,是真实的食品;我的血,是真实的饮料。谁吃我的肉,并喝我的血,便住在我内,我也住在他内。就如那生活的父派遣了我,我因父而生活;照样,那吃我的人,也要因我而生活。这是从天上降下来的食粮,不像祖先吃了玛纳仍然死了;谁吃这食粮,必要生活直到永远。这些话是耶稣在葛法翁会堂教训人时说的。

       他的门徒中有许多听了,便说:“这话生硬,谁能听得下去呢?耶稣自知他的门徒对这话窃窃私议,便向他们说:“这话使你们起反感吗?那么,如果你们看到人子升到他先前所在的地方去,将怎样呢?使生活的是神,肉一无所用;我给你们所讲论的话,就是神,就是生命。但你们中间有些人,却不相信。原来,耶稣从起头就知道哪些人不信,和谁要出卖他。所以他又说:“为此,我对你们说过:除非蒙父恩赐的,谁也不能到我这里来。从此,他的门徒中有许多人退去了,不再同他往来。于是耶稣向那十二人说:“难道你们也愿走吗?西满伯多禄回答说:“主!惟你有永生的话,我们去投奔谁呢?我们相信,而且已知道你是天主的圣者。耶稣对他们说:“我不是拣选了你们十二个人吗?你们中却有一个是魔鬼。他是指依斯加略人西满的儿子犹达斯说的;因为就是这人,十二人中的一个,将要出卖耶稣。(若 624-71

 

       这是耶稣在葛法翁所发的一篇关于生命之粮的宏论。完整全面,详细明确,有议有叙有对话,而且对所言一切坚定不移,丝毫不为其结果所撼动。它既有前言的引述,又有训导的中心,还有宏论的结果。概览四福音书所记耶稣的训导,这是有关生命论述的,最详细,最完整,最明确,最冗长的一篇。

       在仔细恭读这篇训导前,有三点我们必须谨记,以便更好地理解这篇有关生命之粮,更确切地说,是有关生命的精彩教训。第一,按照《若望福音》所记,耶稣是在增饼奇迹之后的第二天给予的这篇训导(参阅若 61-23)。那些吃饼吃饱了的群众在第二天又纷纷到发生增饼奇迹的地方来寻找耶稣。当他们发现耶稣已经不在那里了的时候,随不辞辛苦,乘坐小船,穿过加里肋亚海,来到葛法翁寻找耶稣。第二,我们必须记得葛法翁的生活环境。它是一个繁华富裕的商业重镇,一个争权斗势的边界城市。第三,耶稣是在葛法翁这座自己的城(玛 91)发布这篇精彩训导的。

      

       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你们寻找我,并不是因为看到了神迹,而是因为吃饼吃饱了。当这些群众不辞辛苦乘船过海在葛法翁找到耶稣,并满怀热情向他致以问候的时候,耶稣的回答多么地开门见山,多么地一针见血!

       这些群众也如同葛法翁的群众一样,不辞辛苦,劳累奔波的,就是繁华富裕,酒足饭饱,就是那可朽坏的物质食粮。他们所忽略的是天主的事业,是看到了的显而易见的神迹。

       这些人,他们所心思念虑的,甘于不辞辛苦的,是吃饼吃饱,是富裕权势。于是,他们不知道天主的事业是什么。即便在耶稣明确告诉他们天主要你们所做的事业,就是要你们信从他所派遣来的的时候,他们仍然固执不信。

       其实,由这段对话也不难看出这些群众的真实心思。面对耶稣对他们寻找他是因为吃饼吃饱了,而非见到了神迹的责问,这些群众不是虔心反省自己,反而搬出梅瑟从天上赐给了群众可朽坏的食物玛纳吃这项史事作为反驳。他们好像在说,梅瑟不是也曾经用玛纳的神迹来让群众以可朽坏的食物充饥生活吗!而且,梅瑟还不止一次地用玛纳的神迹来让群众吃饱!他们的言外之意是,如今我们即便是为吃饼吃饱了而来追随你,也没有什么错误!你要让我们信服你是天主所派遣来的,你更要再显神迹,再让我们吃饼吃饱!而且,梅瑟那么多次地发显玛纳的神迹来让群众吃饱,你呢,你能如同梅瑟似的,多次发显增饼奇迹吗!或许,如果你也能行这种神迹给我们看,我们就会信服你是天主所派遣来的!显而易见,这些群众与十字架下的司祭长和经师们的默西亚,以色列的君王!现在从十字架上下来罢,叫我们看了好相信的话,何其相似乃尔!难怪耶稣那么直截了当,一针见血地指出了这些群众的缺乏信德。

     耶稣所显神迹都是要揭示自己默西亚天主子身份的,虽然这些治愈、驱魔、增饼等神迹本身也为人带来肉身的某种好处,但神迹本身的目的却不是仅仅为了治愈、驱魔或充饥。昨天的增饼奇迹自然也不例外。当然,亲历昨天的增饼奇迹后,群众认识到耶稣是一位先知,因为他们见了这神迹,说这人确实是那要来到世界上的先知614。然而,他们一方面希望着再次吃饼吃饱,一方面还要确证一下耶稣的确是如同梅瑟那样的先知。所以,他们搬出祖先梅瑟天降玛纳的神迹,要求耶稣再显昨日增饼的奇迹,如此一来,他们就既可以日日吃饼吃饱,又可以确认耶稣确实是如同梅瑟似的先知。

     显然,群众既然认为耶稣是梅瑟那样的先知,昨日又赐给了他们那好似玛纳般的增饼奇迹,也就希望着他能够如同梅瑟似的不断发显这种奇迹,于是他们就可以常常吃饼吃饱了!可见,虽然群众认为增饼奇迹是如同玛纳似的一种天降食粮,但他们所一味操心的仍然还是吃饼吃饱的物质食粮。这里我们会记起耶稣三退魔诱时所说的话:人生活不只靠饼,而也靠天主口中所发的一切言语。(玛 44

       无论如何,为了让群众明白什么是天上来的真正食粮,人生活需要靠什么,耶稣顺着他们天上来的食粮的思路,引导他们来认识真正的生命之粮。于是,他进一步向群众解释说:并不是梅瑟赐给了你们那从天上来的食粮,而是我父现今赐给你们从天上来的真正的食粮,因为天主的食粮,是那由天降下,并赐给世界生命的。耶稣告诉群众并不是梅瑟赐给了你们那从天上来的食粮,而是我父现今赐给你们从天上来的真正的食粮。耶稣的用意很明显。他没有否认自己就是群众如今认为的梅瑟那样的先知,但却告诉群众梅瑟是不能赐给人天上的食粮的,只有天父可以赐给人天上的食粮,而且梅瑟所给予的玛纳并非真正天上来的食粮,因为祖先吃了玛纳仍然死了,天上来的真正食粮是要赐给世界生命,是吃了要永远生活的,只有这种食粮才是天上来的真正的食粮。

       然而,群众并没有真正理解耶稣所说的天上来的食粮的含义。他们的心思仍然还在可以吃饱的饼上,所以他们才说,主!你就把这样的食粮常常赐给我们罢!显然,群众所指的这样的食粮还是昨日那吃饱的饼,而不是耶稣所指的可以给予世界生命的天上的食粮,因为他们希望着能够常常或者说日日得到这饼的食粮。于是,耶稣便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们:我就是生命的食粮;到我这里来的,永不会饥饿;信从我的,总不会渴。换言之,谁吃了我这生命的食粮,将永不会饥饿。这里我们会自然而然记起耶稣对撒玛黎雅妇人所说的话:凡喝这水的,还要再渴;但谁若喝了我赐与他的水,他将永远不渴;并且我赐给他的水,将在他内成为涌到永生的水泉。(若 413-14)耶稣的话已经再明确清楚不过了:即便你们常常获得这饼,你们也不会永远生活,因为你们的祖先吃了玛纳仍然死了,谁吃这食粮,必要生活直到永远。耶稣要给予的是永生的食粮!

      

       耶稣这生命的食粮既是从天上来的食粮,又是真正的食粮。前者需要人们虔心相信,耶稣就是天父之子,正如他自己所言,因为这是我父的旨意:凡看见子,并信从子的,必获得永生;并且在末日,我要使他复活;后者需要人们实实在在地去享用,因为也正如他自己所言,你们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他的血,在你们内,便没有生命。谁吃我的肉,并喝我的血,必得永生,在末日,我且要叫他复活,因为我的肉,是真实的食品;我的血,是真实的饮料。因此,要获得复活和永生,就需要相信耶稣就是天主子,并且享用这真正的食粮。

       这时,群众开始理解了耶稣的训诲和要求。然而,恰恰也正是这两点儿让他们难于相信和接受!他们的那种信德的缺乏再次表现出来!

       于是,他们窃窃私议,他怎么会是天上降下来的呢?他不是若瑟的儿子耶稣吗?他的父亲和母亲我们不是都认识吗?他怎么说是从天上降下来的呢?这些疑问使得他们很难相信,耶稣就是天父所派遣来的拯救世界并赐予世界生命的天主子。然而,增饼奇迹的真正意义正是要他们相信这一点!

       然而,亲身经历了增饼奇迹的群众仍然固执不信,虽然他们也认识到那的确是一个奇迹。这其中不乏两个原因。其一,群众专心注目的是吃饼吃饱,是物质生活的富裕繁华,即便他们吃饼吃饱是天主的一个恩赐,却不能从中觉察到天主的恩宠。其实,在我们今日的生活中,我们不也常常将我们的吃饼吃饱,我们所得到的物质生活,归因于我们自己的才能和努力吗!我们不也往往感受不到天主在我们生活中所赐予的恩宠吗!每日的日常生活,每日的日常所得,难道不都是天主用他创造的奇迹赐给人的吗!正是这种归因于自己的吃饼吃饱遮蔽了我们的眼目,污染了我们的心灵,所以我们对天主的恩赐视而不见,固执不信。其二,信德确是一项天主的恩赐,是天主的召叫,不是你们拣选了我,而是我拣选了你们。(若 1516) 在这里,耶稣对群众的缺乏信德也给予了解释:凡不是派遣我的父所吸引的人,谁也不能到我这里来,而我在末日要叫他复活。在先知书上记载:‘众人都要蒙天主的训诲。凡由父听教而学习的,必到我这里来。人之所以相信,既要有天父的吸引,又要有他虔心地由父听教而学习。只有那些谦逊地聆听天主训诲并努力学习的人,才会最终获得信德。整个宇宙、整个世界、整个人类、整个人生都是天主的训诲!需要的是我们的虔心聆听、虚心受教、真心学习!

       借着增饼奇迹,耶稣告诉群众,他就是天父所派遣来的天主子,人相信他才能获得永生,在末日才能复活。此外,耶稣借着增饼奇迹还告诉群众,我是生命的食粮。你们的祖先在旷野中吃过玛纳,却死了;这是从天上降下来的食粮,谁吃了,就不死。我是从天上降下的生活的食粮;谁若吃了这食粮,必要生活直到永远。”“我所要赐给的食粮,就是我的肉,是为世界的生命而赐给的。此时,耶稣的话显然再清楚明白不过了。没有隐喻,一字一句。这些话让群众听来感觉非常生硬,因此他们又带着惊奇与疑惑彼此争论,他怎么能把自己的肉给人吃呢!对于群众的这种惊奇和争论,耶稣再次更加明确地告诉他们,我就是那天上来的真正的食粮,谁吃我的肉,并喝我的血,必得永生,在末日,我且要叫他复活,因为我的肉,是真实的食品;我的血,是真实的饮料。谁吃我的肉,并喝我的血,便住在我内,我也住在他内。就如那生活的父派遣了我,我因父而生活;照样,那吃我的人,也要因我而生活。这是从天上降下来的食粮,不像祖先吃了玛纳仍然死了;谁吃这食粮,必要生活直到永远。

      

       在这篇需要我们深刻默想的训诲中,耶稣就已经将饼和自己的血肉联系在一起了。在他告诉群众自己的肉是真实的食品,自己的血是真实的饮料前,他再次向群众重申,我实实在在告诉你们:信从的人,必得永生。把自己的血肉给人吃喝的话听起来的的确确生硬,的的确确让人难于接受。所以耶稣在讲这些前,再次重申了信德的必要!只有信从的人才能理解,只有信从的人才能接受,只有信从的人才能领受。显然,群众这时所缺少的是信从的心!此时,耶稣由奇迹的增饼引申到自己的血肉,由地上的食粮引申到天上的食粮,由可朽坏的食粮引申到永生的食粮。传教之始的奇迹性的增饼与自己血肉的联系,要求人真心的信从。最后晚餐中耶稣将自己的血肉奥迹性地化为饼交给那些信从的人来领受。他们正吃晚餐的时候,耶稣拿起饼来,祝福了,掰开递给门徒说:你们拿去吃吧!这是我的身体。然后,又拿起杯来,祝谢了,递给他们说:你们都由其中喝吧!因为这是我的血,新约的血,为大众倾流,以赦免罪过。(玛 2626-28) 在最后晚餐中,我们确实看到耶稣的肉成了真实的食品,耶稣的血成了真实的饮料!奇迹性的增饼与耶稣的血肉的联系需要人真心信从,奥迹性的将自己的血肉化为饼需要信从的人虔心地领受。

       实在而言,增饼奇迹后的训言是在为那些信从的人来领受耶稣的血肉作准备。然而,耶稣的门徒中有许多人退去了,不再同他往来。 暂时的难于理解,暂时的感觉生硬,阻碍了这些门徒的真心信从,更阻碍了他们最后领受那并不生硬的化为饼的耶稣的血肉。信从的奇妙也就在此!当你真正信仰的时候,你也就真正理解了!圣奥斯定的确说得好:我信是为理解,我理解是为信得更好。

       从耶稣下面这段话我们更能理解,他现在所做所讲正是为未来那更大的奇迹作准备,不仅准备领受耶稣的血肉,而且要准备信从他的复活。这话使你们起反感吗?那么,如果你们看到人子升到他先前所在的地方去,将怎样呢?使生活的是神,肉一无所用。显然,耶稣的意思是,如果你们在亲身经历增饼奇迹后还不能信从我,那么,在我死亡后复活升到天父那里去的奥迹上,你们如何能信从呢!

       使人生活的是神,肉体是要死亡的,是无用的。显而易见,耶稣要更正的是群众那种仅仅关注现世肉体生活的心思,那种仅仅追求吃饼吃饱的想法以及摆在眼前的葛法翁似的富裕繁华。所以耶稣告诉群众使生活的是神,肉一无所用

       那么,哪里可以找到这使人生活的神呢?耶稣紧跟着就告诉群众:我给你们所讲论的话,就是神,就是生命。因为,这与天主同在,这就是天主(参阅 若 11)。

       面对许多退出的门徒,面对许多不再跟从耶稣的门徒,伯多禄对耶稣的答复展现出真正的信从:主!惟你有永生的话,我们去投奔谁呢?我们相信,而且已知道你是天主的圣者。

       我们看到,在同样地经历了增饼奇迹并聆听了耶稣这篇训导后,有的群众和门徒退去了,不再与耶稣往来了,而以伯多禄为首的门徒们却留了下来,因为他们相信并知道,耶稣就是天主子,惟有他有永生的话。

 

       日日见奇迹,时时有恩宠,倏忽人生路,转眼皆成空,饼酒虽可追,食粮分永生。

       信从的人,必得永生。信从吧!     

       谁吃我的肉,并喝我的血,必得永生。来领受吧!

      

 

       谴责葛法翁

       《玛窦福音》:

       还有你,葛法翁!莫非你要被高举到天上吗?将来你必下到阴府里;因为在你那里所行的异能,如果行在索多玛,她必会存留到今天。但是我给你们说:在审判的日子,索多玛地所受的惩罚也要比你们容易忍受。(玛 1123-24

       《路加福音》:

       还有你,葛法翁啊!莫非你要被高举到天上吗?将来你必被推下阴府。(路 1015

 

       耶稣对葛法翁的谴责与他在葛法翁的训导主题是一致的。

       葛法翁作为商业重镇的繁华富裕以及它作为边界要塞的争权斗势,似乎都成了人们追求的目标,成了人们引以为荣的骄傲。人们把葛法翁高高举起,视为生活的楷模,城镇的样版。

       然而,葛法翁所缺少的却是信仰的实践!

       耶稣在葛法翁行了大量奇迹,在其会堂中无数次宣讲、训诲。这从上文中不难看出。但是,葛法翁人却仍然我行我素,对奇迹视而不见,对训诲听而不闻。非但如此,当这些人看到无法靠耶稣的奇迹吃饼吃饱时,感觉到耶稣的话生硬而无法接受时,本来跟随耶稣的他们中有许多人退去了,不再同他往来

 

       于是,耶稣心怀感叹地谴责了葛法翁!而且,将它与索多玛相比较!

       索多玛是《旧约》中很古老的一座城市。它与其它毗邻的四个城市合称为五城。据考古学家考证,此五城被认为在今死海的南部,因为地震、地陷和天灾已经彻底消失在死海南部的海水之下。

       索多玛就是亚巴郎向上主祈求假如在那里能找到十个义人也请上主不要毁灭它的那个城镇。(参阅 创 1820-32)这座城镇耽溺于男色,为淫乱之城,故而受到天罚。

 

       耶稣将沉湎于荣华富贵权势利益的葛法翁与耽溺于男色淫乱的索多玛相提并论,实在是要警醒葛法翁!

       彼时的葛法翁,虽然看到耶稣所行的大量神迹,却仍然不相信耶稣,虽然听到耶稣多次的训诲,却仍然一味追求繁华富裕争权斗势,完全忽略对上主的称颂朝拜。

       葛法翁的所追所求就是世上的一切国度及其荣华,它所朝拜的就是把这一切交给它的试探者魔鬼。(参阅玛 48-9

       为此,葛法翁的归宿也就是必被推下阴府,而这里正是试探者魔鬼的渊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