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痛哀悼安当修士

上智


沉痛哀悼安当修士
他名叫张树征,生于1905年正月初二,洗名圣安当,通常称他安当修士。一般人不知他的大名。他少年时加入雷鸣远神父创办的若翰小兄弟会。据说在会中他是牧人——放羊、挤羊奶等事务。他带着传教的步伐走过了漫长的一个多世纪,传扬了基督的精神。老年住进北京教区办的安颐养老院,有一工友专人照顾他的生活。于2007年4月4日圣周三早晨7点左右无病无痛而终,享年102岁。
我与修士相处有11个多月,在他身上看到了好多美德值得我们学习,可以说看到了耶稣的形像。
一.神贫:从他久经风霜的脸上与满面的皱纹就知道他是位勤劳的劳动者。他穿戴朴素,有的衣服已褪色破旧,冬夏没有一件合体像样的衣服,腰间经常系一破布带,冬季出屋时穿一件不合体的军大衣。屋内简陋,有一暖壶,二个吃饭碗,无喝水杯,一个衣柜二人用。他常穿的衣服不平整的放在脚下和床头上,床头椅子上放一个夜壶,这就是他的全部家档,你说神贫不神贫。
二.静默:修士常常默默无语,有时坐在床上默观祈祷,经常手持念珠在念玫瑰经,当看见来人就点头微笑。不了解他的人就认为他是聋哑人。屋里屋外全是一个样。一次他在外面念玫瑰经,经我出出进进观察多时,就问他:“修士,您总在念经?不累吗?”他说:“一个教友不念经还行,要多念,敬礼圣母言语不多,意义深远。”不难看出他的品德与敬爱圣母之心。
三.谦卑:102岁的老人,处处彬彬有礼,处处有感恩之心,总不认为别人应当为他做事(服务),当你为他干一点事,他总是双手合并低头谢礼,你不得不照样还礼。照顾他的工友说:“他经常是这样,对我也是如此。给他端饭、洗碗都这样谢你,哪儿有不受感动的;可见他效法耶稣的良善谦卑”。
去年吴神父主保瞻礼(6月21日)——圣类思,上午每人送一盒奶油蛋糕。下午到他屋子里,修士的蛋糕还未吃呢,问工友,答说:“他不吃。”我到他耳边说:“吃了吧,甜的,好吃,没有牙,最适宜。” 他摇摇了头,当我要走时,修士拉住我的衣服说:“那蛋糕给你留的,拿走吧!”我当时惊呆了,鼻子酸酸的,眼睛模糊了。并说:“吴神父给我了,我也有”。他说:“你有是你的,这是我的心。”于是我打开用勺子剌破,喂了他些,吃的很香。并说,过会儿再吃,一次不能吃多。看,百岁的老人还想着别人,关心别人,爱护别人,唯独没有自己,多高的风格,多谦卑的品德。
一次,我在修士面前克制不住咳嗽了几声,他用低沉爱怜的声音说:“回去吧!回去休息吧!是我们把你累坏的。”多纯朴的言语。一个世纪老人还知道关心爱护他人,都有老修士的品德,我想世界会和平完美,教会定会合一,社会也会和谐,不会向金钱、权势、地位、财物、名誉争夺,这样活的多累。
四.服从:修士,你吃饭没有?吃饺子吗?“给我吃什么,我就吃什么,都好吃。”修士说话慢慢的。天冷,风天工友不让他出屋,他趁工友不在屋,不穿外衣,不戴帽子,推上车子就跑了出来,当人发现或工友看见了,让他回屋,他听命,马上向后转,就回屋了。
去年社会上感冒流行时,修士也感冒了,咳嗽,喘,憋,给他吸氧气,他感到鼻子不舒服,经常拨氧气管,输液时乱动,与他说明,修士很听话,再也不拨管、乱动,配合得很好。他处处效法耶稣服从,服从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正因着他的配合治疗,护理,饮食跟得上,很快就痊愈了。
“我好了,我是若翰小兄弟会的,你去过没有?问问他们要我吗?我会放羊。也会挤羊奶……”修士慢慢地说,可见他想他的修会。
去年,他们修会的神父、修士来看他,会士将他的念珠拿走做纪念,他就用手指头掐着念经,于是我给他串念珠,有一圣牌,背后是伯多禄大殿,借此给他讲大殿的外,大殿的门前左右有保禄、伯多禄塑像,广场有六尖碑,两个喷泉,好多鸽子不怕人,人们用面包喂它们吃……,他很高兴,听得入神。平日无语的修士突然问我:你贵姓:我告诉了他姓氏,你的大名呢?多讲文明的老修士还用“贵姓大名”。我圣名圣女小德肋撒,他听了快乐极了:“啊,小圣女” 。大圣人是外国人,我说,“我去过他的家乡。”“怎么去的,坐汽车?是坐火车?”我说“坐飞机还得10多个小时。”“飞机不会摔下来的吧?”看!一个世纪老人思维这样好,能与你对话。当听到圣人圣女的名字,天主的宫殿,他就兴奋不已,可见热爱天主,热爱社会,热爱圣人圣女之情,也想念他的修会,让我问问修会要吗?会放羊,会挤羊奶的……这是我们对话最多的一次。
去世的前一天(4月3日)上午9点到他屋子,给他送增加免疫力的药(虫草精王浆胶囊、维生素A、健胃消食片),几天不见,先做致谢的动作,服完药后,喝了好多水,并问他有什么不舒服?答说:都好。下午3点多又到他屋,他正睡觉,叫醒他服了药,又喝了好多蜜桃汁加热水,并说,别睡了,看晚上睡不着,他道谢后,拿起念珠要念经,我还了礼退出。据工友说这天上下午都出来晒太阳,中午在屋外吃的挂面加肉松一碗。自去年病愈后,精神很好,不咳不喘,呼吸平稳,经常服些温胃舒,健胃消食片,消化功能也好。4号早晨六点半前工友问他进堂不?他摆摆手,7点弥撒完,工友叫他吃早点(桌上有一碗鸡蛋羹)没有回音,当我们跑去,修士前额、双手是凉的,胸部是热的,做了心脏按摩也无济于事,瞳孔散大,呼吸心跳停止,像平日睡觉一样,没有一点痛苦的表情,就这样无痛而终。
安当修士确是无病无痛,默默的,安然的在这圣周三的早晨去天国赴宴,要与耶稣一起复活!
安当修士:天堂相会,我很怀念您!我要学习您的品德!并宣扬给后人。

2007年4月5日
阮志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