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心如意剖宫产——走在离婚的边缘

孩子必须在5月12日出生,无奈的决定。
因发现LG外遇,决定生完孩子就离婚,我们约定我生孩子时他回家把这事办了,我再也不想见到他了,他对这个家也没有什么感情了。
可是,很想让孩子能见TA父亲一面,哪怕是TA刚刚生下什么也不懂时见过,等TA懂事后我也可以告诉他,他父亲是爱他的,在TA不知道的时候抱过TA。
而且,因为发现畸胎瘤,我是必须剖的,也很希望为孩子出生签字的是孩子的父亲。
但LG在外地工作,请假不是很容易,顶多三天的假,所以我很早就跟医院询问我大概会什么时候生,好跟LG约时间,让他刚好在孩子出生的那几天回来。
5月2日去医院,医生说让我9号再去检查一次,如果没问题就住院,10号做手术把孩子剖出来,日期大概定下来了,我就通知LG请假,但他们单位同意他的假期却是11号到13号,看来我最好是12号做手术了。
9号如约去检查,医生却怎么也不同意我住院,一定要我10号再去查CEA(他们怀疑畸胎瘤是恶性的),等结果出来后再看能否住院,10号我又如约去查,可是被告知那个结果要一周以后才能出来,这是什么事啊?等那结果出来,说不定孩子早出来了呢。
我急了,回家立刻上网查哪家医院检查CEA能当天出结果,这样我11号就可以拿到结果,然后立刻住院,12号手术就正合适了。
没有白下功夫,查到了北京军区总医院每周二、四查CEA是当天出结果的,11号正好是周四,天助我也!
11号早上五点多就出发,八点到了军区总医院,联系好的医生已经在等我了,开了单子,他直接把我送到取血的地方,实验室的一个护士也已经等在那里了,因为那医生昨天就跟实验室联系好了,说有一个行动不便的孕妇急需检查,所以他们特殊照顾了我一下,没有排队就直接取了血,答应最快的速度给我出结果。
中午我母亲从外地赶了回来,她也是得到我最近要生的消息后请假回来的,下午四点,CEA检查结果出来了,我们去取了结果,后又赶回医院要求住院,那时已经是晚上近六点了,那医生已经换了衣服正准备下班,见我又要求住院,她又拒绝了,说现在你又没有要生的迹象,这个时间又没人会给你安排手术的,你白住一晚上有什么意思?不如明天来。
没办法了,只好把我舅舅搬了来,他答应明天跟我一起去医院,直接找他们副院长说话。
晚上LG也到了,跟他谈好了离婚的细节,也约好了这件事先不告诉我家里人,因为我父母年纪大了,不想让他们着急,等以后找机会慢慢再告诉他们。
孩子要出世了,十年的婚姻却要结束了,心里很难过。

(待续)

By:

12号一早到了医院,没有去找那个医生,舅舅找的那个副院长直接把我带到住院处,问了大概情况后她很生气,CEA是发现畸胎瘤时就应该查的,那医生却等到快生时才让我查,这绝对不应该,而且那段时间医院里住院的人很少,空床位很多,就算为了经济效益,那医生也该同意我住院的。后来她可能去说了那个医生,因为我一住院,那个医生就来慰问了我一下,这是后话了。

顺利地住了院,可是他们说什么也不答应我当天就手术的要求,说要为孩子的健康考虑,决定手术时间的不应该是我,而应该是孩子的发育状况,我那时离预产期还有一周,应该等到了预产期再说。

虽然我心里很急很难过,但不能说出我们已经决定离婚想让孩子见父亲一面所以要求当天剖的原因,绝不能让我父母现在知道这件事。最后我家人也劝我,这个应该听医生的安排,我没有办法,也许天意如此吧,他们父子就不该见面,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只好放弃。

随后医生为我做了住院后的例行检查,最难受的是肛检,不过那种难受还可以忍。检查完后医生说我的身体为生孩子准备得非常好,应该很快就会生的,因为宫口已经准备好了。

亲戚们都走了,我和LG单独在病房里,我很难过,跟他说没想到我这么努力还是不能让他看到孩子,他淡淡地说没事,这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他漠不关心的态度虽然在意料之中,我还是忍不住伤心,不想让他看到我哭,转身就出了病房,却不知道要去哪里,正茫然中,突然觉得身体有些不对劲,去查看了一下,天啊,一阵狂喜,他们不同意手术,我的宝宝却在帮我!看样子今天他们不给安排手术孩子就会自己出来的!

立刻回到病房,LG不见了,肯定出去找我了,打电话把他叫了回来,又给我母亲打了电话,她很快也赶来了,我们去找了护士,她带我去做胎心监护,我LG和我母亲再次帮我申请手术,护士说要等做完了胎心监护后由医生决定。

做胎心监护那个房间有两张床,我刚刚做上,又进来一位,捂着肚子呻吟着,护士让她坐在另一张床上先等一等,她坐在那里疼得直叫,护士指着一个盆对她说想蹲就蹲吧,她刚一蹲下那盆里就红红的半盆,大出血!护士一看就急了,立刻把她扶到隔壁,那大概是产房吧,跟我这间隔着玻璃隔断,所以我能看到那边,护士让她躺到一张床上,估计是产床,两边有放腿的架子,把她放好后就见一个护士出来通知做B超的大夫带着机器上来,然后又往其它医院打电话问有没有A型血,好一阵子忙乱,不久,B超机器被推上来了,他们拉上了帘子,我就什么也看不到了。

估计他们一时顾不到我,自己看着胎心监护那曲线图上记录着每隔几分钟就有一次强烈的宫缩,心里一阵高兴,宝宝是今天一定要出来的了。果然,过了好久,才有一个护士过来看了看图,问我疼了多久了,哎,我可是一点都不疼啊,如果不是觉得身体状况不对,根本不会想到去查看的,护士很惊讶,宫缩这样了,居然会一点都不疼。

然后护士把我送回了病床,过了一会儿来通知,今天手术,让家属去签字,又问我今天吃了饭没有,吃的什么东西。

啊哈,高兴啊!我的宝宝真的很照顾我!

然后就是等,今天一共六个剖的,还不知道我排第几。

By:

跟LG和母亲说刚才看到的那个大出血的,听护士说她剖了还不到一年就又怀孕五个月了,这次是来引产的,不但大出血,而且还是臀位,很危险,正在抢救,好可怜啊,我就说可惜我的血型是AB型,不然如果他们找不到血我就献一次给她,然后我就盯着LG说,如果他们找不到血,你能不能做点好事啊?他的血型是O型,大概可以用的,我LG不说话,我母亲说我神经病,管闲事的毛病一辈子改不了了,然后就教训我说你以为生孩子是那么容易的事啊,那是一道鬼门关,很容易出事的......我倒没当回事,却看到LG变了脸色,明显地紧张起来了。

四点多,一个护士来通知我去准备手术,下一个就是我了,把我带到另一房间,备了皮,插了吊瓶的针和导尿管,那个插管的是个实习护士,边插边有人教她,弄得我好难受啊!

然后她们都走了,让我自己等着,半个多小时后还没有动静,过了一会儿LG进来了,说是护士让他进来陪我的,原来我还要等很长时间,我很生气,问她们还要等那么长时间干嘛这么早就给我插上这些管子?护士解释说另一产妇实在坚持不住了,只能先让她剖,没办法,救人命的事,没有先来后到的,我只好等着,LG坐在一边陪我,感觉他这会儿跟我亲近了不少,说他没想到我居然会为了这件事(他的外遇)就不要他了,可我那时候没心情谈这些了,因为那个导尿管让我非常难受,过了一会儿护士进来让我不要总是仰卧着,可以侧着躺着能舒服一点儿,我刚刚一动,那导尿管就掉了,哎,终于解放了,反正还要等,我就穿上衣服回到了病房,跟亲戚们聊天儿去了。

晚上七点多,那个主刀的医生来了,因为她跟我家人很熟,所以不客气,进门就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说,累死了,今天做了五个了,还有那个大出血的,输了四百亳升血,还是剖了才把胎儿取出来,还好人总算没事,又跟我们说能不能稍微再等一会儿,让护士们先吃点东西休息一下再继续做。我们赶紧说没事,反正多等一会儿又不会出问题的。

By:

直到晚上八点多,一护士推着车来接我,我满心欢喜地跳起来准备走了,主刀的医生见我行动很利落,就说不要用车推了,自己走着去吧,我就跟着护士走,看着她一边举着我的吊瓶一边推着车实在很麻烦,就说干脆我帮你推着车吧,就帮她推着,后LG追上来推着车,我们到了手术室,LG在门口等着。

第一次进手术室,很好奇,没想到手术台是那么窄小的,护士让我脱光了衣服躺在上面,重新插上导尿管,这个护士果然是个老手,我几乎没有什么感觉就插好了,我很害怕,问护士会不会很疼?护士说只有把孩子拿出来的时候会有一点点疼,别的根本没事的,其实就是美美地睡一觉,很舒服的,我问她不睡可以吗?我想看着孩子出来,她说也行,只要你要求就可以不睡。我指着畸胎瘤所在的部位告诉她们说那个瘤在这里呢,心里很怕她们弄错,她们就笑了,说如果现在还要我告诉她们瘤在哪里,她们可就太差劲了!

然后是麻醉,我问护士疼不疼,她说疼总是有一点的,不过不厉害,让我侧身拱背,摆好姿势后护士告诉如果疼就说,可千万不要动,这可是要害部位,配合一下你少受罪,我们手术做着也省事。

我很害怕,对她说,那你按着我吧,省得我忍不住动了。那护士果然来压住了我的腿和腰,每扎一针都问我疼不疼,看来那人手艺不错,前三针我几乎没什么感觉,最后一针有点疼,而且很胀,我就说了,他们说没事,但后来发现那针回血,又重新扎了一次,倒没觉得很难受。然后她们让我翻身仰卧着,我翻身时特别小心,后背不敢动,她们安慰说不用这么紧张,我说背后插着四根针呢,怎么也要小心一点吧?她们说没有针,只有一根软管,放心动吧,没问题。果然翻过来没有觉得背上有针,心里奇怪刚才明明扎了四下,难道是用软管扎的?不可能啊?

这问题还没想明白,大约过了有十一二分钟吧,就有人用什么东西捅我的腹部,说别紧张,只是看看麻醉范围,问我这里疼不疼,那里什么感觉,只觉得腹部什么感觉也没有了,然后她们给我吸上氧气,双手固定住,被人摆成了十字形,就对护士说,你们这是怕我跑掉还是怕我跟你们打架啊?护士笑着说,做手术都是这样的,别担心。然后用块白布盖在我头部上方的架子上。

刚刚盖好,就听到有剪刀剪东西的声音,心里想,不是说用手术刀划开肚子的吗?她们怎么用剪刀?哦,一定是她们先试试剪刀好用不好用,正想着,就听到她们说这孩子头可真大,开口小了,原来她们已经把我肚子打开了啊?就觉得一阵疼,好象肚里所有的东西都被向外拉一样,真难受啊,听到她们玩笑说往出拿的时候总嫌口小,缝的时候都嫌口大,就没有合适的时候......好象只过了几秒钟,疼就结束了,感觉一股热水呼地从肚子里溢出来,一个护士过来告诉我说,是个男孩子,七斤八两,但没有象传说中的那样让我看孩子,另一个护士拿了个注射器过来,对我说你好好睡一觉吧,没容我说话呢,就把那药液注到了我的吊瓶里,然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她们还围着我,大概是在缝合伤口,我的肚子依然没有一点感觉。我问她们孩子呢?她们说孩子已经被我家属抱走了,唉,还没让我看看就抱走了,真是的。

By:

迷迷糊糊的被推出了手术室,LG等在外面,把我从推车上抱到病床上,然后帮我揉腿,那腿好象不是我的了,没有任何感觉,我自己试着捏了一个,象捏在一块不相干的海绵上一样,古怪的感觉啊,还好,不到半个小时腿就恢复了知觉,能自己活动了,肚子也恢复了知觉,我没有用止痛泵之类的,这时候觉得伤口有点疼,不比平时痛经时更厉害,真的是小意思了。但第二天一早情况就不同了,疼得比夜里厉害得多,真的很难忍,医生说那不是伤口疼,是宫缩,子宫要恢复成怀孕前的样子,大约要疼上几天才行,吃止痛药会影响子宫恢复,建议不吃,唉,没办法,难忍也要忍!

让我没想到的是,LG超级喜欢这个孩子,整整一夜除了照顾我就是守着孩子,孩子也很乖,没有哭闹,因为胃里羊水没有吐干净,他大概不太舒服,一直在睡梦中小声呻吟着,那声音任何人听了心里都会软软的。

LG对我说,这孩子真的很漂亮,辛苦你了,然后又拿起孩子的小脚丫说,他的脚可比你的漂亮多了!我很得意,再漂亮也是我生出来的!一时间觉得自己做的这一切努力都很值。之后,我们谁也没有再提离婚的事。下午LG走之前抱着孩子左亲右亲的就是舍不得放下,我只好催他快走,别误了飞机,他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了,之后每天都打电话来,好象我们的关系改善了不少。

生完后的第二天下午,我想看看孩子,照顾我的亲戚把孩子抱来放在我床上,那孩子立刻转过头仰起脸来盯着我看,那双乌黑的眼珠好象要把我吸进去一样,我的宝宝大概是想记住我吧,他可真的很漂亮!

然后他们建议我试着下床走走,两个人才把我弄得坐起来,就觉得伤口很疼,终于没能下床,第三天上午我才试着下了床,第七天出了院。

现在想起LG外遇还是很伤心,可是看到漂亮的宝宝,他实在是我的安慰,就让别的事都一边去吧,我要好好的养活我的宝宝了。

By: ance

原創的嗎?

By: ance

真的是鹽嗎?

By:

答楼上:
1,真的是原创,如假包换。
2,真的是盐,假一赔十。

By: 落入凡间的精灵

希望你没有伤心,
天主是很公平的,你失去了一个老公,但是却得到了一个孩子;你失去了不忠的感情,却得来一个新的开始。
伴着新生命的开始,你也要投入新的生活,好好的带好宝宝吧!
天下之大,有外遇的男人多着呢!
因此,不要想着那些失去的,多想想自己真正得到的吧-- --

By: 落入凡间的精灵

姐姐,
生孩子怎么那么痛苦啊?
怕怕-- --
5 pages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