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之歌》--悼5·12四川汶川地震罹难者

上智

生命之歌


――悼5·12四川汶川地震罹难者


赵建敏


 


这究竟是为了什么?苍天啊!请回答我!


刚刚绽放的花朵儿,瞬间就被震落!


无辜的生命,转眼就消失在历史的长河!


 


人们总说苍天有眼,


如今你却为何视而不见,


让那些稚嫩的花朵儿遭此惨祸!


 


人们总说世上最伟大的是母爱,


如今却生死两隔


让这爱失去了寄托!


 


人们总说善有善报,


中国人如此善良,勤劳,温和,


为何偏偏要承受如此的蹉跎!


 


人们在问:


苍天啊!你这是怎么了!


震后的大雨瓢泼,难道是在洗刷你犯下的罪恶!


你为何如此摧残善良的中国人?


你究竟是为了什么!


 


人们在问:


大自然啊!这究竟是为了什么?


你既然创造了生命,


为什么又无情地将她摧残折磨!


 


人们在问:


天啊!上帝啊!你怎么这样的残忍啊!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这样对待他们,


他们都是孩子啊!他们好无辜,好无辜……


本来可以让家庭阳光普照,享受天伦之乐!


 


人们在问:


苍天啊!你为什么如此无情,


逼迫人们呼喊出:天无情,人有情!天不佑人,人自救!


 


常言也罢,疑问也罢,


抱怨也罢,愤慨也罢,


事实在于:


 


生命啊!


前一分钟还高高兴兴,后一分钟却阴阳两隔,


你为何如此的娇小脆弱


泣唱出无数的悲歌!


 


生命啊!


黑暗孤独中可以度过160,196,216个小时,


你又为何如此的争流百舸


引无数英雄齐敬贺!


 


无论如何,心中的疑惑


实在难以解脱!


 


自然之恶面前


人类亘古就在思索,


这思索似乎凝成了永恒的漩涡:


从柏拉图到亚力士多德,


从奥斯定到托马斯


恶究竟是什么?


从孔子到庄子,


从王阳明到戴震


恶究竟是什么?


 


思想家的答案似乎已经够多


但面对自然的灾难,


却显得苍白无力,难于自圆其说!


而今的我们


只能对以痛心的沉默!


 


然而,沉默的翅膀却不想歇息,


依然要在废墟上空飞翔,


去寻找栖息的巢窝!


 


飞翔中似乎传来


白冷城母亲们撕心裂肺的哭声!


“在辣玛听到了声音,痛哭哀号不止,


辣黑耳痛哭她的子女,不愿受人安慰,


因为他们不在了!”(玛:一,18)


 


飞翔中似乎看到


哥耳哥达山的


十字架下,


玛利亚把自己死去的独子


抱在怀中,


唱出一曲:


“痛苦之母”,米开朗基罗的Pietà,母子生死间的离歌!


 


基督的死标示着整个悲剧的中心!


他也好无辜,好无辜……!


却承担起整个人类的罪过,


用自己的死亡


铺垫了


到达伊甸园生命树的复活!


 


无辜者基督的受难


如同其他世间的灾难,


它不是天谴,更不是天罚,


而是要彰显上天的奥秘计划!


(参阅: 若 9:1-3)


 


 无辜者基督的死,


如同其他世间的死亡,


它不是生命的结束,


却通向永恒辉煌的天国!


 


因此,


我们向死者祝愿:


天堂一路走好!


 


因此,


我们对生者说:


生命充满希望!


 


无论是在天堂


还是生命的现状,


我们把目光投向基督,


他就是我们的榜样!


 


声称“我就是生命”者,


却选择了死亡,


因为越过死亡复活才能实现,


生命才成为永恒的鲜活!


 


伟大的生命奥秘就在于此:


死亡――复活――生命――永恒,


构筑起人生的不朽篇章,


生命之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