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得去播种,别让种子们活活冻死-->shangzhi转移

悟空


圣道明 宣道会(S. Tugwell O.P.)


道明会,拉丁名:Ordo Dominicanorum,又称作多明我会,或布道兄弟会。因会士均披黑色斗篷,因此称为“黑衣修士”。
1215年由圣道明 Domingo de Guzman(1170-1221)创立于法国的普卢叶(Prouille),为乞食修会之一,注重讲道,故亦名宣道会 Order of Preachers,缩写为 O.P.。


圣教会的圣德由不同的人以不同的方式显示出来(梵二文献)。有的圣人是活生生的圣德肖像,在生前受人尊敬,死后迅速成为敬礼的对象。他们留下后代生动的回忆。就以圣方济来说,自他于1226年去世后,却不易受人忘怀,成为教会灵感的泉源。

其他圣人较为隐蔽,隐藏于他们遗下的事业及受人跟随的理想背后。他们的人格较少受教会注意。他们像路标一般,指引人方向。教会可能忘记他们个人的身分,但却不能忘掉他们坚持恒守的信念。

圣道明是一位这种隐蔽式的圣人。当他1221年逝世时,他创立的宣道会的会士弟兄们,怀着悲伤和依依不舍的心情把会祖安葬,静静地实行道明逝前所吩咐的工作。

与方济会士不同,他们并没有尝试把会祖变成敬礼的对象。他们也没有把道明生前的事迹记录下来印制成书让世人知晓他的事迹。有关早期道明的事迹并不是叫做《圣道明传奇》The Miracles of St. Dominic,而是称为《宣道会创会初期史》The Beginnings of the Order of Preachers。

圣道明一生的愿望,只愿像「其中一位兄弟般被看待,而他死后的愿望是安葬在他弟兄们的足下。」正如他个性一样,他愿生活在「教会中」,为传扬福音而工作,成为一个献身者;就是为了传扬福音,才创立宣道会。

圣道明在诸圣中并不是一位特别受人爱戴的对象。人们不会常回想起圣道明。人们较为着重道明所创立的修会精神。十九世纪一位法籍道明会士以及着名的宣讲家赖高德,1839年在法国致力恢复修会时,曾经写着:「如果天主真的赏赐给我创立新修会之恩,经过反覆深思,我确定圣道明的会宪,定比新会规更合乎现代的需要。

道明会只不过是历史悠久古老,实际上,我看不出任何原因,为了它是一个过去的组织,而要折磨自己理智。」七年后,英国的纽曼枢机John Henry Cardinal Newman回忆作为信徒的召叫时,便写:「我现在认为这世界,或至少英国,最需要的就是道明会士。」他唯恐是道明会已经失去了他们的传统和神恩,因为他发现在翡冷翠的道明会院改行生产一些花露水和在他们地窖收藏一些名贵好酒。

但即使他怕会有道明会解散的危机,他仍说他非常喜欢这精神。道明会复兴于十九和二十世纪。在这时代,的确出现了不少出色伟大的宣讲家和神学家,如赖冈热Marie Joseph Lagrange、 孔嘉Yves Congar等人。

在1970年,教宗保禄六世,重复效法他前辈教宗额国略九世的语句,指出道明会于当时教会中的出现是天主的意思。

很自然地,我们会有兴趣去寻找这见解的幕后人,自然地我们无不兴趣盎然尽力探索和认识道明会精神的创始人,同时近代历史学者对圣道明的生平进行仔细查阅,使我们对他有更清楚的认识。我们除了尊敬他个人的品德和承认他在教会历史上所担任的重要角色外,我们更可以从他怎样推动和恢复在教会内基督徒生活的基本模式,和他对世界潮流和处境的敏锐触角而更认识他。



宗徒的生活

「我看出基督是一位谦虚的宣教士,而不是一位隐修士而已。」一位十三世纪道明会初学生以这来表明他选择加入道明会而不随从其他隐修士的原因。圣道明在十三世纪时所提倡的生活模式就是要效法基督,祂四处传扬天国的喜讯,但却没有枕头的地方,而基督也派遣祂的门徒作同样的事。圣教会能得以扩展全世界就是因为传教士们孜孜不倦的宣讲,综观整个教会史,我们会发现到人们会以这种方式来回应天主的呼召:他们离开本乡甚至国家,往普天下去把耶稣基督的福音传告给万民。

可是成圣的风尚如同服饰潮流一样,是随着时代而改变的。在中世纪时,一种强调隐修和安逸的成圣生活模式正在逐渐被视为走向成圣道路的重要(基本)模范。在远离世俗繁多的诱惑焦虑和压力的修道生活里,本笃会的灵修精神和生活确实令心灵得到滋长和憩息,完美的修道守则被视为在这世上最接近和肖似天国的生活指标。

但是这种成圣的风尚又再次转变,在十二世纪不少虔诚(热心)的信徒开始渴求一种简朴、纯真、非制度化,并且以福音为中心的精神生活,可是当时的教会并未能将这种精神充份地表达出来,因而令很多人对教会圣统制感到不满,某些信徒甚至完全脱离教会,并开始宣讲异端教义。

到十三世纪初,在欧洲某些地方出现了严重的信仰危机,尤其在法国南部,一种极力鼓吹物质世界是污秽的并且由一些邪恶的神明所造的异端教义极为兴盛。

整体来说,由于当时大部份的主教和司牧并未能把纯真的基督信仰教义用有趣味性(吸引力)和有说服力的方式表达出来,或者甚至完全没有表达出来,因而使问题恶化。再加上神职人员没有树立良好的基督徒生活榜样,使这些异端在对抗教会时大占上风,而人们亦难辨别出教会的司牧就是宗徒们的真正继承人。

在教会来说,当务之急就是让人们知道对信仰和教义的渴求和抱负在教会内是可以得到满足的,并且采用明达和关心的方法将基督的纯正福音传扬开去。

圣道明和圣方济两人用不同的方法回应了以上的需要,跟其他异端教派相似,他们二人皆采用一种彻底的神贫和完全依赖天主供应的生活模式,并且采纳一种勇于进取,不怕冒险,以服务人群而不是隐修独处的生活精神。除此以外,圣道明决心把福音扩传,并吸引其他人作传教士。他认为传教士应该在信仰方面有深入和透彻的认识,并且能够将之解释。

但丁Dante Alighieri直言不讳的形容圣道明为「基督信仰的好爱人」如果说圣方济是爱上了「神贫夫人」,圣道明就是爱上了基督信仰,他极度渴望把信仰的真理带给所有人,并使人因而获得自由和重生。当他还年轻时,他已不断祷告恳求天主赏他爱德,好使他能有效地获取别人的救恩(灵魂的得救)。他更渴望将一生完全奉献于传福音的服务上,就像基督为拯救世界而舍命一样。

对圣道明来说,他并不在乎安逸的生活或实现什么美丽的个人梦想,他所关心的是不管任何方式只要能有效地在最需要的地方把福音扩传就是了。

在圣道明的年代,他认为传福音最佳的方法就是仿效宗徒们的样式,他毫无疑问地赞同传教士必需由圣教会按立和委任,但他并不认为他们可以因此而妄自尊大。圣道明坚拒接受任何可使他凌驾别人的职位,他认为传教士在人们前就如乞丐一般,向天主乞讨宣讲福音的说话,向人乞讨用以维生的食粮,不少神职人员因着经济上的权利和责任而被世务缠身,以致他们不但不能专注传福音的工作,并因而与人民经常纠缠于无限期的冲突中。圣道明弃绝这一切的挂虑。他清楚看出圣教会重视神贫和贞洁生活的原因,就是为了使我们能更自由大方的专心事奉上主和传福音的工作。

他也察觉到福音精神能被灵性和物质带来的安全感所窒息,隐修会敏锐地自觉到人性的软弱,因而设立了许多预防措施。但是过度保障自己却失掉了表现真正爱德的勇气和气质(精神)。圣道明重新确认冒险精神的价值,如亚巴郎般的勇毅和服从回应了天主的呼召,我们也应该大方的跟随上主,依靠祂的保护和圣母的助佑。

在庆祝圣道明诞生八百周年庆典时,法籍维洛枢机Cardinal Villot用「超凡入圣的自由」来形容他的精神,而这份自由精神的气质正是道明修会的传统标记,这是源自于他们对天主和对人无惧的开放和依靠。

圣道明传教初期所采纳的生活方式,意味着必须依靠人们对他们在物质生活上的大方供应,但他希望这供应是出于自愿,而不是传教士的专利权。同样地对那些愿意跟随他的人,他并不过度约束他们,但对待那些软弱的弟兄,他会提醒他们是他们自己选择对这种生活模式的。圣道明不想他们感到畏惧或强迫他们行善,因此他自始至终没有监察他们,他也不想他们以为违反会规就犯上了罪,最重要的是他们自由和大方的服务。



道明会的发展

对道明会正式成立的确实日期众说纷纭,从不同层面来看,无论是那一个日子年份都能显示出圣道明的人格和修养,和他对教会所作出的奉献和服务。

第一个被提议的日期是约在1195,当圣道明还是帕伦西亚座堂书院的学生,这所学校后来成为了西班牙的第一所大学,当他在这里攻读神学时,发生了严重的饥荒,圣道明变卖他心爱的书籍和家俱来设立一所救济品分发站帮助贫穷的人。他的榜样激励其他人的仿效,后来更跟随他作传教工作。

圣道明对别人痛若的敏锐同情心,成为他一生中个人人格的象征。他甚至会不计任何代价来减轻别人的困苦,曾经两次,他因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变卖来救济穷人,他就卖身为奴。

但是他的同情心并不是夸张,无理性的表现,他深明创立慈善机构制度的重要性,根据正确资料,他在帕伦西亚Palencia 创立了一所救济施赈站,当他还年轻时,他已有组织能力的天份。

圣道明对穷人乐善好施的表现,立即吸引了在奥斯玛Osma座堂院长狄亚哥Diego 的注意,他说服圣道明加入他新改革的团体,约在1196年圣道明便成为奥斯玛座堂咏经团员之一。

就在这里他认识到宗教团体的生活,并且有机会作神学进修和专注团体和个人默观祈祷。圣道明给其他团员留下的深刻印象,使他在1201年被委任为副院长。尽管如此,他仍念念不忘为了他人的救恩而奉献一生的心愿,虽然我们没有理由相信他不满意当教士一职,但是天主对他的呼召却在别处。

在1203年圣道明初次体验到天主特有的呼召,当时身为奥斯玛主教的狄亚哥,被卡斯提Castille 的国王委派作大使到 (斯堪的纳维) Scandinavia议订与丹麦公主和国王儿子的婚约。狄亚哥Diego 带同圣道明前去。我们可以猜想他们俩人成为朋友,而圣道明并不只是主教的随从。

在往丹麦Denmark的旅程上,他们在土鲁斯Toulouse 过宿一夜。当圣道明获悉屋主是阿比森异端教派的支持者时,他就整夜不眠与屋主辩明并说服他接受天主教信仰的真理。

他们在北部成功地完成了使命后,狄亚哥主教和圣道明便返回奥斯马,但是他们立刻又被差派,这次与更多随从去催促公主完成婚约。

在此期间,看来公主改变了主意而成为一位修女,这事情为伦斯Luns总主教带来复杂的法律和外交政策问题。在未与教宗商讨这问题前,他拒绝作出任何决定,极有可能请狄亚哥主教带信给教宗。

无论如何,狄亚哥主教和他的伙伴没有立即返回Osma。他们起程往罗马去,并在那里狄亚哥主教要求教宗准许他辞去主教的职位,好使他能往外邦传扬福音。我们相信圣道明也怀着同一的心愿,大概他们对丹麦大主教在波罗的海岸所发起的传教运动感兴趣而有意参加。自此以后,圣道明念念不忘,希望到外邦作传教士,虽然他并未能实现这个梦想,但在他逝世前,他差派了他的门徒到外邦传扬福音。

教宗拒绝了狄亚哥主教的请求并告诉他返回他的教区,狄亚哥主教遵从了教宗的训示,在回程途经法国时,他们遇上三名由教宗委派到法国南部去对抗异端的熙笃会士,这些不幸的会士所遇到的只有失败和挫折,他们怀疑是否应该完全放弃这使命或至少放弃宣讲工作而致力改革神职人员的生活品格,因为他们败坏的生活榜样,成为异端对抗教会时有力的见证。当他们在蒙琣里Montpellier这地方正为此决定而忧伤不已时,在1205年三月底四月初,他们遇上主教 并询问了他的见解。

出乎意料地,狄亚哥主教(他或许已与教宗谈论过这情况 )建议他们非但不要放弃宣讲,反而更应专注地讲授圣教会的教导至于对抗异端的论调。他们应该改革自己而不是神职人员,他们应该采纳一种完全仿效宗徒们的生活方式,这就是仿效异端教徒的生活方式。狄亚哥主教立即察觉到异端的最大优点就是他们克己苦身和热衷传教的外表。最有效对抗异端的方法,就是要证明天主教徒一样可以克己苦身和热衷传教,天主教徒一样可以步行走路,过神贫和谦逊的生活,向人家讨饭,传扬基督的福音。

事实上,对那三位熙笃会士来说这种生活方式是不适当的,首先年长的教士行乞过活是被认为不当的;其次,熙笃会士行乞过活是被视为不成体统的,就在次年一所瑞士隐修院便遭到被关闭的危机,要那里的修士靠行乞来过活,在很多教会领袖眼中,这些到处周游,靠行乞过活的传教方式,充满异端教义的色彩。尽管这样,教廷代表同意试用这种新方法,才过要由一位有声望的和受人尊敬的人来作领导。

狄亚哥主教毫不犹豫的接受这项任务和挑战,他把他的随从送回家只留下圣道明在身旁,并差派他以赤足方式到各地传扬福音。

大概狄亚哥主教并没有在那里久留,在四月底他已回到奥斯马Osma。但是他的大胆作风起了作用,一种崭新的天主传教方式由此兴起,并以圣道明为首要,以后道明会会士皆认为这是道明会创立的重要开端。

其他的人只作短暂的传教工作,但圣道明在现今郎奎多Languedoc省的地区传教持续了十年的光景,其中不乏辉煌的成绩,他安排了多次与异端教徒的公开辨论。曾经在一次辨论后,有一百五十人回归圣教会,其中一位在场者事后表示,他从未想像过天主教有这样强而有力的论证来支持她的教义立场,并显示出一般人对天主教教义的无知。

我们亦知道不少因在这段期间的传教活动而归信的个别例证,不胜枚举,只是没有被记录下来。但是平静的传教活动并不能长久地维持下来。狄亚哥主教于1207年尾逝世,在不出一个月后,教廷中一名使节被异教徒暗杀,法国土鲁斯的伯爵被视为这件命案的疑凶。

狄亚哥主教的逝世意味着圣道明将正式成为传教使命的领导人,并且他成为狄亚哥主教在离开卡卡桑Carcassone不远的普义Prouille这处地方所创立的一个专为由异端皈依公教的女信徒团体的正式监护人,这团体后来发展成为一所道明会女修院。

教廷使节被暗杀一事,影响尤深。教宗依诺森三世Pope Innocent Ⅲ认为此时是采取强硬方法来维持那地方的公教信仰秩序了,他求助于在那里有权势的法国国王来唤起一场宗教讨伐。这样,就在次年开始了漫长和可怕的战争,除了血腥屠杀和忿恨外,收效不大。自公教军队领袖孟西满去世后,战事才逐渐平息,并且遗留下冗长的政治和宗教调解事务工作。

但是在那可怕的亚比森异端战事期间,圣道明只努力于传教工作,虽然他与孟西满成为朋友,而他们的交往有助于道明会的日后发展。但他并不像其他的教士们一样,参与军事活动,由始至终,他仍是一位贫穷不沾政治的传教士。

在1215年他被邀请到土鲁斯,在那里一名富有的市民赠予他一所房子居住,更重要的是赛伯铎Peter Seilhan 与另一名叫土道茂Thomas of Toulouse的人,发愿跟随圣道明。

当时已经有其他人跟随他作传教工作,但这是首次正式以宗教信仰宣言形式依附他,这便是道明会创立的开端。

土鲁斯的主教是一名归化的诗人―马赛人富克Fulk―对圣道明和他的伙伴表示欢迎,并委任他们为教区的宣道士。他们不但承担对抗异端的使命,并且负责协助主教处理教务上各方面的职务。

在1215年圣道明与富克Fulk一同前往第四届拉特郎Lateran大公会议,圣道明到罗马一心打算请求教宗祝福他新成立的团体和准许以「宣道会士」为称,这是一个大胆的请求,因为这称号传统上主要是适用于主教。

大公会议判定除非圣道明采纳其中现存的修会会规,不能成立新的修会。圣道明返回图卢兹与他的兄弟商议,但在1276年,当他们愿意采纳圣奥斯定会规,教宗何诺里三世HonoriusⅢ继教宗依诺森三世Innocent上任后,随即允许圣道明的所有请求。圣道明传教会正式成立于教会当中,不久前教宗还随意地使用这称号,这仍是历代为人所争论的。

道明会以教区形式开始,但早在1216年圣道明已开始计划更大的理想,据说他在罗马时,一次神视中预见他的弟兄,两个两个的到全世界传扬福音。就在1217,他便差派部份弟兄往巴黎和西班牙建立分会。在数年时间内,道明会分会已遍布法国、西班牙和义大利,而传教活动亦不断向外扩展。

在1216和1220年间,圣道明对修会的精神和发展有更清晰的方向。他与弟兄们分享了他的意向,他特别强调神贫精神,无论在外方或在本乡传教都是靠施舍救济过活,而不依靠收入和财物供应,在1220年这建议被通过。

他也强调学习的重要性,1215年在土鲁斯他带同他首批弟兄到英国学者史大汶Stabensby所讲授的神学讲座。那些先前被派往到巴黎的弟兄,其中一项任务就是到大学里上学,一所道明会院都被视为学习的场所。修会其中一条早期会规是每一座会院必要有神学讲师的,从一开始圣道明就留意到欧洲的着名学府。在1221年当道明会士初到英国,他们就往牛津大学修业。

虽然圣道明强调求学的重要性,但是他从没有打算训练他的弟兄成为学者而已,他们的使命是宣道。为此,他们需要接受良好的教育训练,但是最重要的就是他们要对天主有深厚而活泼的信德,和愿意让圣神光照他们的言行举止。

圣道明从没有忘记他的首要本份是一名宣道士。尽管他献出大量时间和精神在他新成立的修会上,他仍不断四处游历作传教工作,如有需要他会招募那些具有传教天份但非道明会的人来参与他的传教工作。

除此以外,圣道明亦热衷于教宗何诺里三世HonoriusⅢ为在罗马的隐修女设立一所经改良和善度严谨神修生活的修道院的计划。当时多数的隐修道院已失去了初期的隐修热忱,因而不能满足到那些有志积极修道的女性,原本吉伯会Gilbertines 是负责这项计划的,并有意将圣西斯笃教堂San Sisto改成一座女修院,可是他们迟迟没有动工,因此在1218年圣道明接手管理。并在1221年把圣斯笃教堂改成一座隐修女院。同时间,他也在马德里Madrid创立了一座隐修女院和作初步计划在波伦那创立类似的组织。

在1220年,他在波罗那召开第一届总会议,他希望辞去修会总会长一职,但未能得到通过。圣道明认为修会的基本架构和政策应由所有会员修士们来决定,而不是他一人的责任。至少有一点他们不同意圣道明的看法,但是圣道明并没强迫他们接受他自己的见解,他愿意辅理修士全权负责打理修会内物质生活上的需要,而神职修士则可专注求学和传教,这项建议被否决。

会议的工作结束后,大体上修会便正式成立,只留下一些行政守则需要在次年被加上。道明会的特点是它的灵活性,圣道明没有立下一成不变的会规,原则上一切事情是可供日后修改的,而修会的传教工作是不受任何会规所限制的,长上有权免除任何妨碍会士们工作的职责和规条,一切在乎个人和个别团体情况而定。我们可以看出圣道明尊重他们的自由和决定,他不想在问题未发生前便制定应付的对策。

第一届总会议后,圣道明继续往外方宣道,但这时他已体力衰退。在1221年他主持第二届总会议,之后继续他的宣道工作,在七月底他回到波伦那,这时他已病入膏肓,并于八月六日病逝。



圣道明的背景和人格

直到1233年,圣道明被册封为圣人的事才被提出。在整个审查程序中,九位曾经认识他的人被传召到波伦那作证,再配合其它早期的资料,显示出圣道明那充满喜乐、平易近人的性格和那持续热切诚恳的祷告,在人们心中留下鲜明的形象。

他经常彻夜不眠祈祷,而他在祈祷时发出的叹息和啜泣,常常唤醒在睡梦中的弟兄。他在弥撒和讲道时泪眼汪汪的情操,显示出他那易受感动和富于人情的心。他对祈祷和传教的无比热忱,促使他认为这两者必须是相辅相承的。

他劝勉他的弟兄要经常谈及天主和与祂对谈,他不会放过任何传福音的机会。即使是有语言隔阂的障碍,他仍能把讯息传达给别人。在旅途上,他不是谈论天主就是祈祷和默想,一边走路,一边向上主讴歌咏唱。有时候,他会对他的同伴说:「让我们来思念我们的救主吧。」他热爱圣经并经常把圣玛窦福音和圣保禄书信携带在身边,他鼓励他的弟兄成为天主圣言的忠实信徒。早期修会的宪法写说,要勉励初学生经常把时间善用在研读和思考反省上,圣道明深信按着事情的实况与时间配合运用的重要性,而不是由法例或严明的纪律来支配时间。

对关注别人心灵获益的圣道明来说,规条纪律的价值是有限的,并且绝对不是寻求达到目的的方法,最重要的就是要直率和豪爽大方地面对和把握无法预料的事情和机缘。圣道明出众的才华,在于他能揉合富弹性而紧密的制度和自发性,而有纪律的团体生活。

圣道明年长时,多方面的个性和气质大概从他幼年时养成出来的。关于他的童年我们知道的不多,但是我们可以断定他的父母是出身于西班牙贵族血统的,一个可靠的口传指出,他的母亲名叫若翰纳Juana de Aza,而他的父亲名叫斐理Felix de Guzman,他们的家族在卡斯提超卓的社区服务上担当重要的角色。他的母亲对穷人的慷慨被形容为独一无二的,她甚至会冒着生命危险也在所不辞。

约在1170年圣道明生于西班亚小镇名叫加肋路加Caleruega。当时在这个新市镇地区,摩尔人还未被驱赶出西班牙,大概圣道明在这种环境下长大,培养了为教会和穷人服务的责任感,能作出明智机敏决定,有先见之明的眼光,与显赫和权贵人物打交道的天赋才能,但同时怀着对被压迫者的怜悯心肠。

尽管这样,由历史显露给我们的圣道明,在他事业高峰时,他是平易近人,讨人喜欢,对别人朴实诚恳,但同时在决定上不会踌躇不决,热心忠于教会和福音的真理,对教会内外的运动上有价值的观点,保持敏锐的关注。显然,他有着无比的勇气但并不会吓退那些胆小和懦弱的人。他的一位同伴这样说:「我不知道谁有那份为爱天主服务的精神使我那样喜欢的。」道明他渴望救人灵的心比任何人更热忱,「他受众人爱戴,包括富裕和贫穷的人,犹太人和外邦人。」另一位见证人说道。

继承圣道明任修会领袖的真福若堂Jordan of Saxony,以这些话总结他的人格「他从不失掉内心的平静,除非了在被同情和怜悯的心肠所牵动时,因为一颗喜乐的心,缔造一张快乐的脸,他外在温良和喜乐的性情正表露了他内里的平安,在天主的光照下和经过深思熟虑所作出的决断后,他便会坚定目标,不轻易改变决定,正如我们说过,因为他的脸容常散发着极大的喜乐,正显示了他无愧的良心,他那平易近人的仪表从不褪色,正因为这样他很容易受到众人的爱戴」。

无论在旅途上与他的同伴一起时,或是在某人家里作客,或是与皇亲贵族,或主教或其他显贵的人物一起时,他常常以启发人心的轶事和鼓舞人灵的话导引人们转向基督的慈爱,而轻看世俗的尊荣,无论他在那里,他的言行举止证明他活出了福音的精神。在日间,没有人比他更平易近人和亲切,但是在夜里没有人比他更专注守夜和祷告。

当他离世后,他的弟兄为此而忧伤难过。但是他答应过他死后比在生时为他们更有益处,而他的门徒深信这个承诺。一位十三世纪宣道会士曾说过:没有人曾向他求助,会失望而回的,在过去的世代中,宣道会士怀着同一的信心不断向会祖转求。

一方面来说,圣道明在世的生命于1221年八月结束,而他在世时的显明形象还仍旧活在道明会之家弟兄姊妹们的心中。但在另一方面,世界仍然听见他的声音,即使它是触摸不到的。